往日情懷可以重建嗎(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1/30

糾紛會成為法院裡的官司,通常是雙方都理直氣壯,認為對方無理取鬧。這件關於婚紗攝影的官司,也不例外。

對原告雷密斯(ToddRemis)而言,際遇確實值得同情。2003年,他和東歐美女葛麗波維卡(MilenaGrzibovska)走上紅地毯。為留下美好回憶,他花費4100美元,請H&H攝影社負責照相和錄影;言明包括所有的過程,特別是最後的舞會。結果,儀式有6個多小時,錄影帶全長只有4小時;照片部分,最後的舞會和拋花束部分,卻意外地不見蹤影。雷密斯認為權益受損,要求賠償不果,向紐約地方法院提告;法官初步了解後,雖然語多保留,還是同意官司進入法定程序。
法官所以保留,而且多次引用經典名片《往日情懷》裡的樂曲和對話,確是事出有因──原告要求,H&H攝影社退回4100美元,並且賠償48000美元,好重建場景和流程,再完整地錄影一次。這個構想雖然出人意表,並不是天方夜譚。然而,在操作上,卻有實際困難。困難之一,是新人早已成為怨偶;兩人不但已仳離,新娘已經離開美國、回到東歐拉脫維亞(Latvia)!
被告H&H公司,不但振振有詞,而且滿腹委曲。負責人承認,最後過程沒錄成是缺失,也願意彌補。可是,對方提出的要求,根本無從實現;當初收費只有4100元,到目前為止已經花了近5萬元的訴訟費用。小本經營的照相館、幾十年來為街坊鄰居捕捉無數記憶,很可能就此被拖垮、無以為繼!
原告很認真,表示將爭訟到底;漫長的官司,將耗掉雙方可貴的金錢和心力。大千世界裡,確實有層出不窮的新鮮事。那麼,這件官司的曲折,到底該如何臧否置喙呢?最明顯的,是原告的權益。他要求的補償方式,雖然奇特、不可行、甚至成為笑柄,也不太容易被法官接受。然而,錄影失誤是事實,他的權益受損也是事實;照相館不接受他要求的補償,他只有訴諸司法這個最後的手段。其次,是過失的賠償和補救措施。

特殊情懷難以賠償

照相館提供服務,賺的是微薄利潤。一旦有過失,當然要負起責任。就像洗衣店一樣,偶爾讓送洗衣物受損,幾乎不可避免。因此,根據行規,以洗衣價格的某個倍數(通常是10倍)賠償;而不是衣服的原價,更不會是衣主所宣稱的「特殊紀念價值」。原因無他,利潤有限,不值得負荷太多的責任。而且,根據行規賠償,可以讓送洗作業快速進行;長遠來看,對眾多的僱傭雙方,都有好處。
照相館的情形,和洗衣店有一點微妙的區別:照相錄影所處理的情境,通常是人生的特殊時刻,一閃即逝;因此,照相服務本身,也就隱含著特殊價值。一旦有疏失,「倍數賠償」的作法,不容易撫平受害者的情懷。然而,相對地,如為微薄的利潤,要承擔可能的漫天要價、或其他「現場重建」等難以負荷的責任。
那麼,照相館只有兩種選擇:或者買保險,把保費轉嫁到消費者身上;或者,保費過高,轉嫁不易,就乾脆閉門了事,離開這個市場。無論如何,對僱傭雙方都不好。因此,比較可能的結果,是經過漫長昂貴的官司,原告勝訴,但不是全部──照相館要賠償某個金額,但毋須承擔重現「往日情懷」的責任!
還好,即使夫妻已經離異,即使佳人已經不在,「重建婚禮」在觀念上還是可行。如果當初佳人在婚禮上分娩,「重建現場」事實上不可能,原告還會提出類似的要求嗎?

<熊出沒注意>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