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匠斷人手腳嗎(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2/07

每隔一段時間,媒體上就會出現金手指╱腳趾的報導:投保鉅額的保險,然後在旅遊或其他偏遠地點發生意外;裁去手指╱腳趾或手掌╱腳掌,再申請鉅額理賠。這些事件裡,有些確是意外和不幸;其中也有相當比例是當事人圖謀不軌,希望詐領保險金。然而,追根究柢,法律設計和解釋不佳,可以說是更根本的原兇!

《保險法》裡有「複保險」的規定:同一標的物,向不同保險公司重複投保。譬如,庫房存貨值三百萬,卻投保一千萬。然後一把無名火燒掉標的物,帶來意外之財。不過,雖然有「複保險」的規定,台灣的司法體系卻認定:複保險只適用財產保險,而不適用人身保險。這是基於兩個論點,首先「保險的原則是費用填補」,其次人身(生命)無價。

誘發人性黑暗面

既然保險的原則是費用填補,就隱含標的物價值和賠償之間,有「對價」的關係。既然人身(生命)無價,就不可能有適當的價格;既然無從費用填補,就不適用複保險的規定。因此,人身(生命)無價,沒有過度保險的問題。一旦發生金手指等案件,法院往往判定保險公司敗訴。結果,鋌而走險、詐領保險金的人,僥倖得逞。不當的法令解釋和誘因,形成惡性循環。然而,司法體系採取的兩點概念和推論,都有可議之處。
大千世界裡,有各式各樣的風險;萬物之靈的人類,也發展出各種因應的工具。保險,是工具之一,而且有多種功能。汽機車強制責任險,是保對方,而不是保車主。主旨是事故發生時,降低衝擊和便於善後。全民健保只是部分保險,而且含有社會福利的成分。還有,有了保險,演藝╱運動╱實驗人員等,更願意承擔風險,嘗試各種新的可能性。因此,保險涉及諸多概念,「費用填補」只是其中之一,而且未必是最重要的。
人身(生命)是否無價,可以在道德哲學上論對終日。然而,金手指╱腳趾等,和生命無關,而是涉及道德風險。犧牲兩三根手指╱腳趾、一個手掌╱眼睛,如果能換得千萬台幣,未必人人願意,但是就有少數人願意。因此,司法界對於人身保險的解釋,禁不起檢驗。更嚴重的是生命無價的立場,看起來莊嚴神聖,其實是徒有其表;而且,誘發出人性中的黑暗面,造成金手指事件層出不窮。
在一個較高的層次上,這也凸顯了大陸法系裡法學思維的缺失。「保險以費用填補為原則」和「人身(生命)無價」,都是概念。以這些概念為出發點,司法和法學界解釋和操作法律。然而,這些概念本身,卻和真實世界格格不入;以概念為主,指導現實,很容易成為反客為主、抱殘守缺、只見輿薪、見樹不見林的後果。
當然,除了理論上的琢磨之外,最後還是讓證據來說話。金手指╱腳趾╱手掌╱腳掌╱眼睛的事,不只出現在台灣;中外皆然,而且有一定的脈絡可循。如果純粹是意外造成肢體傷殘,左右手╱腳╱眼受傷的機率,應該相去不遠,各有50%的機會。然而,根據西德的資料,在1945到1960年之間,共有66件自殘肢體以詐保的個案。其中,只有4件傷殘是發生在右手佔6%;其餘62件,分別是左手左腳、左腿和左眼佔94%。這個比率,和人口中左撇子╱右撇子的比率接近──10%和90%之比。
在金手指的案件裡,不是官僚殺人,而是法匠斷人手腳;而且,精確一點、帶有黑色幽默的說法是,大部分的情形是斷人的左手左腳。官僚和法匠造成傷害的程度不同,透露出的無奈和悲切,倒是無分軒輊?!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