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走進人間之後(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2/14

國民黨公布不分區立委的名單後,社會一般反應普遍不惡,認為清新可喜。特別是,名列前茅的幾位新面孔是弱勢群體,媒體紛紛視為「天使代表」。民眾和媒體的好評,對選情當然有加分效果。不過,除了直覺的反應和初步印象之外,弱勢團體的天使代表意義如何,值得做更深入細緻的琢磨。
對於新面孔的質疑,最直接的是「黨性不足」:經年累月戮力為黨的人,未見青睞;從來沒有在黨裡活動的,卻受拔擢而坐直升機。在獎懲誘因和領導統御上,頗為可議。然而,這主要是黨內利益的考量,新面孔╱天使╱弱勢團體代表的意義,最好由不分區代表的設立初衷著眼。在各個小選區裡,只能選出一位立法委員。如果只有一張選票,席次可能會被某一政黨候選人長期佔有。有兩張選票,一張選人、一張選黨,選民可以自由運用,增加表達偏好的空間。政黨提供的不分區名單,等於是跨區、大範圍的競選,希望能吸引選票、增加席次,在立法院裡發揮政黨更大的力量。

恐淪為立院壁花

天使代表一旦進入立法院,能否有效發揮功能呢?這些被提名不分區的人士,在各自的領域裡都有可觀的成就;值得指定,相信也是許多人心中的典範和標竿。然而,他們的兩大特質,卻不容忽視:他們是政壇的新人,他們代表的是狹隘的單一價值。
因為是新人,所以進入立法院之後,必然要經歷「新人」的過程:熟悉議事規則,包括明文和潛規則;認識立法委員同仁,論資排輩由頭開始;接觸政府相關部會和官員,希望身上沒有「過客」的標籤。在短短的一任之內,能否有效擔起立法委員的責任,是很大的問題!因為是來自弱勢和特定群體,所以代表的是狹隘的單一價值。在立法院裡要發揮影響力,需要合縱連橫,透過選票互助等技巧通過法案。可惜,單一價值隱含籌碼有限,加上是政黨提名的代表;在影響力和能發揮的空間上,有先天的限制。因此,單一價值的代表,可能成為象徵性的壁花,成為點綴而已!
當然,指出弱勢團體╱天使代表的潛在缺失,最好同時能標明更好的替代方案;否則,只是批評而已,沒有建設性。稍稍琢磨就可以發現,不分區代表的人選,事實上可以有更好的來源。首先,由已經連任幾屆的資深立委,轉任不分區;在原選區裡可以讓出席位,培養新人。在立法院裡,已經連任多屆的立委,人熟地熟,發言有分量;無論是問政或推動法案,當然更有效率。

其次,是60歲上下的高級文官,包括政務官和事務官──對在野黨而言,就是影子內閣或前政務官。這些精英正處於事業的巔峰,但是即將屆齡;他們熟稔政府部門運作,人脈廣闊,對於立法院更是進出多年。且對社會大眾而言,他們不會是陌生臉孔。由他們擔任不分區代表,更能有效發揮政黨政治的功能。
因此,由資深立委和高階文官擔任不分區,明顯有兩大優點:在「進場機制」上,這是對他們過去戰功的肯定,而且可以無縫接軌,沒有新手必經的「空窗期」;在「退場機制」上,連任兩屆不分區後,自動交棒,乾淨俐落。相形之下,「天使代表」的進╱退場機制如何,則是模糊不明。可見得,和弱勢團體╱天使代表相比,確實有更合宜的替代方案。天使們形象清新,有一定的吸引力。然而,就事論事,能吸引選票,卻不一定能發揮不分區代表的設置初衷。
天使走入人間,令人神往;然而人間去處無數,以不分區代表進立法院,卻未必是好的選擇──於人於己,可能都是如此!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熊出沒注意>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