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道路上的恩怨情仇(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2/17

一周來歐洲的氣氛不但低迷,而且變幻莫測。英國首相卡麥隆否決了新版歐盟條約,在反對黨和國際譴責下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鼠,舉世都罵他在實踐孤立主義,而英國實踐孤立主義等於自殺,因為小小的英國無論在經濟或政治上,都不可能與歐洲大陸分家。
德國總理莫克則變成歐洲的救星,她從布魯塞爾返回柏林時,儼然舉國敬仰。戰後的德國小心翼翼地處理與鄰國的關係,政治姿態永遠低於經濟實力,為的是避免引發歐洲對德國強權的恐懼。但是歐債問題突然把德國推上歐洲領袖的地位。事實上,也唯有具備經濟實力的德國,才可能協調各國共度危機。這對不少歐洲國家,包括德國自己,都是一項新的挑戰、一項新的心理壓力測試。

外交不夠世故圓滑

英國不但拒絕簽署新歐盟條約,還醞釀退出歐盟。無論歷史條件變化多大,這是長久以來英國對歐洲大陸懷疑論的再一次展現,英國喜歡自外於歐陸事務,歷來如此。反之,德國境內也不乏批評莫克的議論;尤其德國產生新一波民族主義,識者認為只會刺激新舊歐洲的德國恐懼症。莫克的基督教民主黨就有人宣稱,現在德語應成為歐洲的官方語言。保守派的評論家也說,如今德國要開始學習領導歐洲;還有人說,德國終於可以擺脫戰後加在他們身上的枷鎖。是的,冷戰時期德國人謹小慎微,因為不但蘇聯懼怕德國復興,西德的盟友同樣擔心德國再起。昔日強大的美國不但是西歐面對紅軍時的守護者,同時也肩負壓制德國的任務。
統一20年後,也許是因為經濟形勢嚴峻,也許是出於自然演變,德國不再卑躬屈膝。和戰後歷任總理相比,莫克尤其是個對德國使命不再遮遮掩掩的政治人物。她以教訓的口氣,談撙節開支、財務自律,儼然德國所做所為理應作為其他歐盟國家模範。莫克的直率和務實觀點也許都有道理,但對其他歐洲人總難免刺耳。莫克個人的成長經驗,和國際歷練不足,或許都可以解釋她為什麼缺乏外交上的世故與圓滑;但是她和基民黨戰友疾言厲色的譴責英國,只會引起英德兩國的情緒對立。卡麥隆在來自德國和國際的一片責罵聲中,國內聲勢不跌反升。英德的歷史愛恨情仇不但沒被債務危機遮蓋,反而益發凸顯。
即使在德國向來最堅強的夥伴法國國內,懷疑也始終沒停止。法國人對總統沙柯吉亦步亦趨追隨莫克同感不快。雖然歐債問題若無法迅速處理,法國國債也可能被降評,然而法國反對黨嘲笑沙柯吉與莫克會面,就如與希特勒會面一樣;二戰前,被法國出賣的是捷克,而這次是全歐洲。其他歐盟國家雖未公開反對德法兩國草擬的新版歐洲條約,但皆多所保留。經濟考慮之外,對德國領導角色的疑慮未嘗不是原因。小國如匈牙利,近一世紀來在德意志強權和蘇聯強權輪番蹂躪下,僥倖存活。如今一個新的歐盟要剝奪部分主權和預算權,對好不容易才贏得獨立尊嚴的匈牙利無異是個殘酷的要求。

歐債危機毀滅神話

這次歐盟峰會修改歐洲條約,對歐洲的未來固然重要,但也同時翻掘出太多歷史情仇。過去世人對歐盟一片讚譽,總覺得民族國家、民族戰爭和帝國主義諸種罪惡的原生地,終於得到教訓、學到了如何和平整合。但一次歐債危機卻讓許多神話破滅。歐洲當然再也不可能回到從前,不過這並不表示歐洲從此消弭民族分際,融合了國家利益,踏上大同世界的坦途。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