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老師(司)向前看(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1/12/21

如果問大學畢業生,大學裡收穫最多的是哪一門課,體育課大概不會被提及。關於體育課,雖然已經事不關己,站在旁觀者的立場,倒是可以臧否一二。

先回憶一段經歷:去年利用休假,我曾到大陸幾所高校短期訪問。
住在校園內招待所,每天到操場跑步。有天剛好碰到學生上體育課,身材魁梧的體育老師,先點名再做體操;然後,把學生分成兩隊,套上紅藍兩色球衣,踢足球。老師站在場邊,雙手抱胸,一臉漠然,我印象很深。幾天後跑步,又看到這位體育老師;然而,他神采飛揚,指手畫腳,還不時親自下場示範──他正在指導足球校隊,看得出來他樂在其中。前後一對照,我稍有所得:上體育課,學生粗手粗腳,對他而言是秀才遇到兵;指導校隊,他發揮所長,如魚得水!
台灣的公私立大學裡,情況大概相去不遠。對學生而言,因為是必修課,所以只好應卯,過關了事。甚至,有些人為了延後畢業(延畢),還會主動設法讓體育不及格,好多留一年。試想,大學生們都已經18足歲,體育方面的興趣嗜好如何,早已經成型;校園裡又有各式社團,還需要像小學生一樣「做體操」、「帶動跳」嗎?每周勉強虛應故事的體育課,就能培養終身運動、持之以恆的興趣嗎?

取消必修發揮專長

對體育老師而言,問題更嚴重,而且至少有兩大方面:學生應付體育課,教學內容又只是初級程度,老師很沒有成就感;工作上無從專業化,要精益求精、更上層樓是空談和奢望。另一方面,正常教學之外,指導校隊社團等是額外負擔,能夠投入的心力有限。這兩個因素加在一起,體育老師就成為大學校園裡特殊的一群;譬如雞肋,不能沒有,但是地位不高。至於發表論文升等,更幾乎是形式大於實質!
舉世各國,大學裡把體育列為必修的,屈指可數;除了台灣大陸難兄難弟之外,似乎還包括北韓!堅持體育課必修、要有體育老師,主要是教育部有體育司,而師大有體育系;如果取消體育課,這個生態何以為繼?然而,在高舉教育鬆綁、追求卓越的大纛之下,難道沒有改善的可能性嗎?當然未必!
大學取消體育課必修,取消體育老師升等,改為專業人員聘任,至少有幾點好處:學生照顧自己的身體,為自己負責,減少「形式主義」的空間。體育老師可以發揮所長,指導社團、特別是校隊。各校選擇特定項目發展,重要運動項目還可以有層級,總教練、教練、助理教練等等,專業性增強。而且,台灣近兩百所大專院校裡,籃足棒球等項目,可以累積出一定規模的準職業選手;剛好成為職棒、職籃、職足等聯盟的預備隊,使職業體壇的體質由薄變厚。對於即將出現的亞洲或兩岸職業聯盟,先為之計。
美國大學裡,沒有體育課,但是有很多體育教練;有些大學籃足球的教練,聲望地位、乃至於薪水,都遠遠超過校長。校隊比賽時,除了學生和校友之外,附近居民全家大小出動,觀眾滿坑滿谷。一般民眾對體育的愛好和支持,都遠遠超過台灣。
因此,為了世世代代的大學生,為了世世代代的體育專業人士,為了世世代代的社會大眾,值得把眼光放遠:逐步調整目前的做法,追求長遠來看更好、更有意義的做法!
大陸的那位體育老師,如果能不教體育課、而專心帶足球校隊,想必會快樂很多;對台灣的大學裡許許多多體育老師而言,想必也是如此!

<熊出沒注意>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