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派內鬥 與台灣經驗(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1/12/24

美國在伊拉克降下國旗,完成最後撤軍。然而除反戰者外,沒有人不對伊拉克的前景憂心。歐巴馬總統說,伊拉克已成為一個「主權獨立,不假外求,民主的」國家,足以成為中東心向民主人士的楷模。敢對當前伊拉克做出這樣正面的評價,不是過於虛偽,就是昧於現實。事實上,巴格達這幾天的連串爆炸案,和總理與副總統的惡鬥,立刻戳穿了歐巴馬描繪的假象。伊拉克的民主不但受到考驗,國家是否能免於分裂都再次受到質疑。

過去短暫的一段時間中,伊拉克也許是民主楷模。那時大部分中東國家沒有正當的選舉,人民沒有組織政黨的權利。但伊拉克的民主是用無數生命、金錢和武力征討換來的,代價極為高昂。尤其重要的是,在一個充滿宗派族群矛盾的社會,唯有持久的民主才有意義。但美軍撤出前後的伊拉克,似乎並未出現足以落實民主政治的社會條件。美軍撤出前各種宗派陰謀已然充斥;大部分地區,尤其是遜尼少數派的居住區,人心更是惶惶不安。

伊拉克兩派別惡鬥

阿拉伯之春席捲北非和中東時,許多國家發生動亂、鎮壓和內戰,月平均死亡人數約為數百人。但在已建立民主體制的伊拉克,尤其在美軍絕對優勢兵力的監控下,每月死於暴力的人數同樣高達數百人。美軍撤出前不斷透露,死於暴力的人數正迅速下降。但即使數字最低的近3、4個月,仍然超過200人,過去則更高。何況暴力死亡最為密集的地區,仍然是遜尼派據地的幾個中央省分,實際上等於長期困於內戰,直到美軍撤出時,並無轉折。
這次什葉派總理馬利基與遜尼派副總統哈希米間的惡鬥,具體而微的呈現出宗派族群尖銳矛盾。馬利基控訴副總統近2年曾組織暗殺團,鎖定多達300名什葉派領袖;他的依據是被捕副總統隨扈的供詞。法院要傳喚副總統。副總統從巴格達逃到庫德區,在庫德族庇護下強力反擊總理,副總統所屬的政黨則要杯葛國會,揚言不惜退出聯合政府。

統一早晚名存實亡

副總統的逃亡其實充滿戲劇性。上周五他原本要飛往庫德區與庫德總統共進晚餐,但準備起飛時,機場卻奉命關閉。政府安全人員上機逮捕了副總統的兩名隨扈,但副總統拒絕下機。最後在密集電話會談後,飛機終獲放行。哈希米飛往庫德區前,他的安全警衛已陸續被捕,而且巴格達政府逮捕許多前復興黨人,遜尼派覺得馬利基很可能會在美軍撤出後立刻對付遜尼派高層,副總統因此潛逃。當然這樣的說法並無實證支持,而且究竟對付副總統是因為新的暗殺計劃,還是為了2007年左右的暴力衝突進行秋後算帳,目前也難釐清。
遜尼與什葉的舊仇新恨,加上庫德區的實質獨立,難免讓人再次想到伊拉克的分裂。美國副總統拜登2008年出馬競選前,一直主張實質終結統一的伊拉克。這次伊拉克政壇出現危機,拜登親自致電馬利基,希望他以團結不同派系、穩定大局為重。但是伊拉克即使不分裂,恐怕也無法維持一個具有公信力的中央政府。另一方面,伊拉克分裂極可能導致鄰國軍事干預,甚至引發區域戰爭,而且也錯過了時機;但統一的局面卻早晚名存實亡。政治學家戴蒙(Larry Diamond)最近以台灣為例,認為北伊拉克的庫德區與巴格達可以保持類似台灣╱中國不統不獨的狀態。戴蒙極具創意,匠心獨運。可惜遜尼和什葉的問題遠比庫德複雜,遠非台灣模式能夠套用;而且台灣╱中國的不獨不統也未必就是穩定長遠的狀態。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