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什麼特別(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2/01/04

在某些時刻、某些地方,只要提起「台灣」這兩個字,似乎會立刻散發出特別的魔力,激起特殊的情懷。然而,在考量公共政策時,台灣這兩個字的意義如何,倒是值得仔細斟酌。

因緣際會,多年前我曾參與一個專案研究,探討在台灣開放賽馬的可行性。因為「賽馬」太惹眼,所以希望搭公益彩券的順風車,以「競技性彩券」的方式,在立法院附帶過關。既然涉及運動,所以在教育部辦了幾場公聽會。
與會代表之一是宗教界人士,她極力反對,理由是:「賽馬時馬兒跑得汗流滿身,筋疲力竭,對動物太過殘忍!」我提醒她,根據她的邏輯,奧運會也應該停辦;因為,奧運會裡的諸多項目,運動員都是汗流浹背、筋疲力竭,對這些萬物之靈太過殘忍!
在台灣,賽馬前所未有,當然是令人側目。然而,我當時看到的資料是:世界上超過300個國家,在100多個國家裡有賽馬。那麼,在這麼多地方、這麼多人口裡,賽馬都可以成為社會正常活動的一環;為什麼台灣如此特別,就是不適合賽馬?這是20年前的往事,現在台灣還是不能辦賽馬;馬迷們只好透過網路觀賞下注,白花花的鈔票和稅金平白往海外送。

禁設雀館獨樹一幟

無獨有偶,我在台灣長期任教,但是在香港和中國大陸,都各待過一年以上的時間;對於兩岸三地的諸多差別,有機會身臨其境,直接體會感受。在民主、法治、人權、經濟發展、所得分配等等大哉問之外,一般人的庶民生活,至少有一點台灣是獨樹一幟──我指的是麻將館!
無論是兩岸三地,華人社會的「國粹」都大行其道。然而,雖然體制不同,香港和大陸都容許麻將館公開營業。麻將館的設備服務收費當然各有差別,但是內容相去不遠:除了有專屬的房間游泳之外,牌友們還享受不時送上的毛巾茶水,還有各式餐飲點心。麻將館24小時營業,願者上門。這是三百六十行之一,提供就業機會,也向政府按時繳稅。台灣的雀友們,人口並不少──最高學府台灣大學裡,還有麻將研究社!然而,台灣為何如此特別,不讓民眾享有上雀館的自由╱權利呢?
最後一個例子,就是大學裡的體育課。台灣的大學教育裡,把體育課列為必修。過去是四年都要上體育課,現在已經縮減為兩年。據了解,世界各國大學裡,體育訂為必修的,屈指可數──在所有國家的中小學教育裡,體育都是必修。那麼,台灣為何如此特別,大學裡非要把體育設為必修不可呢?
在這三個事例裡(賽馬、麻將館、體育課),台灣的作法都是自成一格、與眾不同;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非如此不可呢?當然,「其他國家如何,我們也該如何」,邏輯上有潛在的問題。根據這種邏輯,其他國家有多少愛滋病、吸毒人口,我們似乎也該有多少這類人口!
錯誤的類比,自然不足取。然而,在考量公共政策時,其他國家的作法和經驗,確實可以做為參考的基準。在第一層次的分析上,有前車之鑑和殊途同歸的參考價值。過於強調台灣的特殊性,等於是忽略了其他社會可貴的經驗;過分執著於目前的做法,等於是放棄了改善和求變的可能性!
台灣有什麼特別?台灣當然很特別,台灣有舉世唯一的阿里山。然而,台灣也和世界上其他地區一樣,有著基本上善良的人民;也和其他地區一樣、有著四季運行不墜的春夏秋冬!

<熊出沒注意>
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