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外交手段留條生路(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2/01/07

伊朗威脅要封鎖輸油要道荷姆茲海峽,美國派遣史坦尼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波斯灣,雙方劍拔弩張。槍聲未發一響,油價已很快推升。這並非反映需求上揚,而是反映供給可能銳減,否則以當前蕭條的經濟,油價沒有攀高的理由。

雙方對峙確令人憂心,美伊兩國艦隊隔著不遠的海域演習,許多人都怕擦槍走火,讓戰爭一發不可收拾。但是衝突終究沒發生。美國與歐盟對伊朗原油的禁購制裁,表面理由是斷絕伊朗發展核武的資金,但所有人都知道,伊朗發展核武勢在必行,西方想以簡單的拒購石油就迫使伊朗改變方向,不是過於天真,就是另有盤算。
西方拒購,中國和印度依舊是伊朗原油外銷的大宗,即使價格飆高,伊朗損失未必會高於歐盟27國,現在歐盟為債務所困的國家再面對高油價問題,不啻是屋漏逢雨,復甦必然更為艱困。

美國伊朗政策反覆

美國與歐洲對伊朗採強硬政策,背後有不便言說而望之自明的原因,那就是要防範以色列對伊朗核子設施採取先發攻擊。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和國防部長巴拉克所代表的鷹派,早已對伊朗核武寢食難安,長期模擬對伊朗的空襲。但以色列自知無力單獨摧毀伊朗分布廣泛的核設施,因此千方百計讓美國捲入對伊朗的攻擊。以色列國內曾多次傳言,若不是總統裴瑞茲等鴿派設法阻攔,以色列可能早已對伊朗展開攻擊。
以色列小國,政壇難有祕密。但是裴瑞茲反對攻擊伊朗卻是事實。裴瑞茲清楚表明,全世界都知道的公開祕密-以色列擁有200件左右的核子武器,已足以嚇阻任何意圖消滅以色列的對手。但是鷹派要的不僅是嚇阻,還包括在中東地區的絕對優勢軍力,而且,以色列必須是中東唯一核武國家。
把美國捲入對伊朗的攻擊是以色列鷹派的一貫思維。但歐巴馬總統卻極力避免讓美國在好不容易從伊拉克撤軍後,陷入另一個中東泥淖。如果對伊朗用兵是美國的選項,那麼從伊拉克撤軍,等於自廢武功。伊拉克不但無法成為平衡伊朗的一股力量,反而因防務空虛,很容易受到左鄰右舍的威脅。美國撤軍後,以色列的空軍就可輕易飛越伊拉克領空,攻擊伊朗境內的目標。
歐巴馬對伊朗的政策反覆不定。起初他嘗試以外交手段解決核武問題,而且有巴西和土耳其總統志願擔任調人,但當伊朗同意核燃料外送提煉後,歐巴馬又因團隊意見分裂等其他因素而中斷了談判。09年伊朗大選,反對派遭鎮壓,引起美歐抗議,外交手段已難有作為。
如今歐巴馬在以色列遊說團和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及國會的壓力下,不得不簽署對伊朗的嚴苛制裁法案,但是對軍事行動始終避重就輕。歐巴馬團隊似乎覺得只要疏遠以色列,美國就可擺脫介入與否的窘境。猶豫不決讓美國的伊朗政策失去方向。伊朗問題一旦爆發,無可避免會引發區域戰爭,而美國最終難逃其害。
對伊朗的制裁和軍事威嚇,其實是讓以色列找不到出兵的藉口,也算是對美國國內右派的回應。今年美國大選的重心當然是經濟和就業,但是一旦伊朗情勢失控,歐巴馬勢將左支右絀,影響連任之路。如今伊朗已發出願意協商的訊號,意味著伊朗也在考慮給外交一條生路。
以色列與伊朗若發生戰爭,中東、歐洲和美國不會有任何贏家。歐巴馬須當機立斷,找回對伊朗問題的主動性。任何進退不決只會阻絕所有的外交活路。身為超強,儘管疲態盡露,美國絕不可能退出中東,更沒有理由被人綁架,牽著鼻子走。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