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多數人都是輸家時(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2/01/11

根據幾個月來的各種民意調查,2012年總統大選無論誰當選,得票都不會超過50%;而且兩位落選者的總得票數,很可能超過當選者。因此,贏家是不到50%的少數,多數人是輸家。此情此景,社會大眾該如何是好?如此結果,又該萃取出什麼啟示呢?

最直截了當的,是當選者和支持者要意識到,他們是少數;他們的立場和偏好,和多數人並不一致。在執政時,不要忘記自己正當性的局限,也不要忘記多數人的好惡和福祉。比較重要的,是選舉過程中出現的一些迷思,值得釐清。
政治學者奧爾森(M. Olson,1932-1998)的《權利和繁榮》,是集大成的智慧結晶,身後出版,廣受好評。對於政治的功能,他簡單地歸納出兩點:處理政權的遞嬗,分配社會資源。過去的皇權帝制和現代的民主政治,政治上都是處理這兩大問題;但是,在方式和內容以及和民意的呼應上,當然有天壤之別。以民主政治而言,領導人定期改選,政權和平轉移;透過民主代議的方式,分配社會的資源。當然,投票選舉,可能選出不好的領導人;代議政治,可能受利益集團糾葛,甚至成為「分贓政治」。因此,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也就是,民主政治的可貴,在於這種「遊戲規則」,為絕大多數人所接受!雖然這是關於民主政治的常識,卻往往被忽略漠視。

現實難尋政治共識

在這次大選裡, 「台灣共識」是主要議題之一。對於共識的內容、產生共識的方式,媒體上有極多的討論。然而,眾說紛紜,藍綠各有自己的共識,人人有不同的解讀。這種莫衷一是的現象,其實正反映了這個觀念的問題所在!在公共政策上,政黨之間有歧異是常態;政黨的立場正代表各自支持者的偏好和利益。解決政黨之間的差異,並不是透過黨政協商找到共識;解決歧異的方式,最後是透過議事規則,由表決來取捨。因此,在公共政策上尋求共識,就像希望捕捉天邊的彩虹;理想雖好,卻是緣木求魚。
特別是台灣的現實情況,對於公共政策的好惡,大致上以藍綠來區隔;在兩岸關係、對外發展、經濟走向、核能政策等等問題上,各有各的立場。而且,各自的基本立場,都有特殊的時空背景,長期以來相對穩定。在兩岸關係上,很難想像藍綠之間能找到「共識」;在其他的公共政策議題上,大致上也是如此。因此,政治上尋求台灣共識,有違政黨政治的常識,也忽略了台灣現實的政治生態。
台灣的政治運作,過去不是基於共識,現在不是,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會是。無論是藍或綠執政,重點不是在探索或尋求共識。相對的,是根據遊戲規則,透過行政和立法部門,實現政黨本身所揭櫫的政策;並且承擔後果,包括民意的反應和下次選舉的得失。如果有爭議或者違反遊戲規則,就由司法作最後的裁量。
和虛無飄渺的「共識」相比,民主政治的遊戲規則及背後的司法長城,才是支撐民主的基礎所在!因此,只要遊戲規則運作正常,只要司法長城屹立不搖,無論選舉結果如何和資源如何分配,社會都可以負荷──即使多數人都是輸家,社會照常運作,太陽依然從東方升起!
多數人是輸家的情況,在台灣可能會經常出現。如果社會能禁得起「少數執政」一再的試煉,長此以往,可以說所有的人都是贏家!

<熊出沒注意>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