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公投綁大選(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2/02/01

大選過後,政治權力重新洗牌,自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然而,對於一般社會大眾而言,激情褪去,生活回歸常軌;選舉似乎只是熱鬧一場,如過眼雲煙。為什麼呢?大選和一般民眾,為什麼不能更貼近一些呢?

大規模的選舉,要動用可觀的人力物力;既然如此,最好盡可能發揮各式功能,為選舉增值──最好能摸蛤仔兼洗褲,一舉兩得。具體而言,在選舉時,其實可以同時公民投票;針對具體的公共政策,由選民公決;如果通過,立法院再據以立法施行。依選舉的層級不同,可以公投的事項其實很多。譬如,台北市選市長和市議員時,可以同時公投:是否和新北市合併,是否增加生育托嬰補助,市府聯合服務中心周末是否上班等等。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時,可以同時公投:是否開放賽馬賽鴿、是否開放麻將館、是否國民教育往下延伸到托兒所等等。
不同層級的選舉,公投的議題當然也不同。常設的「選舉委員會」,平時就可以廣邀建議;然後,經過審議的程序,在大選時針對特定的議題公民投票。「公投綁大選」的作法,除了經濟實惠之外,有諸多正面的意義,值得闡明。首先,目前的大小選舉,主要是選人;雖然選戰廝殺得難解難分,可是往往和公共政策脫節。而且無論誰當選,當初的政見如何,卻似乎不了了之。如果能針對具體公共政策公民投票,選民可以更清楚公共政策的取捨走向。
其次,《憲法》裡,人民本來就享有「創制權」;對於公共事務,人民有權利「創制法律」。可是,這項《憲法》所賦予的基本權利,卻從來沒有被具體地實現過。「公投綁大選」的作法,讓創制權有了操作性的內涵。一盤散沙般的選民,事實上不太可能憑空去「創制法律」。可是藉著選舉時的公投,可以低成本地行使創制權;至於法案的內容,由立法機關研議。對於《憲法》所賦予人民權利,這是具體的落實,當然值得戮力以赴。

讓選民決定牛肉

再其次,目前的選舉制度其實有點頭重腳輕、輕重顛倒、倒果為因的味道。社會所以要舉辦各式選舉、選出政府首長和民意代表,本身不是目的;根本的目的其實是要處理公共事務。也就是,因為要處理「事」,所以才需要找出一些「人」;「事」是目的,「人」只是手段而已。可是,熱鬧的選舉過程,卻容易造成喧賓奪主,忘卻根本。「公投綁大選」的作法,剛好可以矯正缺失。與其質疑候選人的「牛肉」是什麼,不如讓選民直接決定牛肉為何。而且,有了公投議題的襯托,更可以提醒選民:不同的陣營,不是敵我之間的矛盾,也不是人民內部的矛盾,而只是路線歧異而已。對於提升選民理性,想必有加分的效果。
此外,對於中國大陸而言,「公投綁大選」的作法,還有一層更深刻的啟示。台灣發展的民主經驗,極其可貴;一路走來顛躓崎嶇,備極艱辛。原因之一,是選舉時為求勝選,往往視彼此如寇讎,無所不用其極。相對地,發展民主如果不是由「選人」開始,而是由「選事」開始;不但回歸民主的根本目的,而且可以就事論事,避免人際傾軋帶來的諸多苦果。因此與其由農村開始選村長,不如推動在各級組織裡針對公共事務的「公民投票」!
民主政治是一個複雜的過程,而選舉只是其中的一環;「公投綁大選」的作法,可以讓民眾更有切身的感受,也更有助於民主制度的長治久安!

作者為(台灣)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中國)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熊出沒注意》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