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書展 可恥的文學祭(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2/02/04

台北書展熱鬧登場了幾天。年輕人喜好的超人氣漫畫家、文學愛好者欣賞的創作者、台灣作家和來自海外的華人作家──包括極不同質的哈金、廖亦武、何頻、梁恆,還有外國作家,百花齊放;讀者可任意找尋心儀的偶像,簽名合影。這是台灣藝文界年度盛事。幾天前的澳門書展規模雖較小,但氣氛和精緻度也為這個賭城描繪出另一種面貌。再早到上周,號稱全球最大規模的印度Jaipur文學祭,聚集了來自各國數百名作家和數以萬計的文學愛好者,但卻不幸因鬧出了個老梗而幾乎前功盡廢。

這個老梗就是20幾年前因《魔鬼詩篇》觸怒伊朗,被宗教領袖何梅尼下達追殺令的名作家魯希迪;問題的核心依舊是被視為褻瀆伊斯蘭的《魔鬼詩篇》。魯希迪受邀參加文學祭,但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參加盛會。2007年,魯希迪就已獲邀出席,而且受到歡迎。但當年文學祭的主辦者事前並未就此廣為宣傳,而本年度主辦單位卻很早就宣布包括魯希迪在內的與會名人。

印度政客作賤民主

當魯希迪的名字出現後,Jaipur所在的Rajasthan省穆斯林就開始傳出抗議聲,接著當地警方開始警告主辦單位,魯希迪若出現,會有危險。警方又表示依據孟買警方和情報機構的了解,有3名潛伏於孟買的殺手將會行刺魯希迪。警方繪聲繪影,弄得主辦單位方寸大亂;既懼怕文學祭濺血,又擔心穆斯林大批聚集抗議,破壞了文學祭。於是勸說魯希迪打消與會的念頭。
歷經多次威脅的魯希迪,自然知道箇中危險,也就順應要求,取消祖國之旅。主辦單位基於補償魯希迪迷,決定辦一場視訊會議,卻遭地方政府和少數穆斯林施壓,最後也被迫取消。表面看來這又是「不寬容」的穆斯林另項傑作,迫害印度的言論自由。但主辦單位事後向孟買警方求證,孟買警方卻全然否認有任何意圖行刺魯希迪的情報,這讓Rajasthan省的治安機構灰頭土臉。對於魯希迪不滿的穆斯林菁英雖然確有發聲,但是在文學祭焚書燒像的抗議群眾卻少之又少,零零落落。事後來看,這不像是印度廣大穆斯林的共識,更非大規模的集體行動。所謂刺殺魯希迪事件變成了羅生門。
印度的菁英為此事展開論戰,當然焦點還是環繞著言論自由和尊重信仰。菁英們引經據典,唇槍舌劍,極為精采。但是辯論到最後,政府的角色慢慢出現了。起初許多人指稱,政府有責任維護言論自由,保護作家;魯希迪被迫取消行程是政府的失職。後來更多人驚覺到,這場鬧劇的背後操控者可能就是執政的國大黨。印度正在舉行5個省分的議會選舉。主導執政的國大黨擔心會在穆斯林佔多數的省分失掉優勢,而且這場5省選舉也被看成對國大黨的信心投票。近年來飽受批評為腐敗、無能的國大黨,為了討好穆斯林極可能利用極少數人的不滿炮製出刺殺魯希迪事件。
整起事件和1988年魯希迪剛出版《魔鬼詩篇》時在印度的遭遇幾乎雷同。早在何梅尼對魯希迪下達格殺令前,時任印度國大黨總理的Rajiv Gandhi就對《魔鬼詩篇》下禁書令,為的是要討好其實對這本書一無所知的穆斯林;直到如今《魔鬼詩篇》在印度仍是禁書。而Rajiv的兒子,盼成為總理的Rahul Gandhi,又對《魔鬼詩篇》下手。父子手法如出一轍,目的也完全相同。這才是對穆斯林真正的不敬,是印度民主的悲哀。政客操控族群關係,作賤民主,踐踏自由,莫此為甚!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