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老闆改寫不了歷史(王思為)

出版時間:2012/02/08

蔡衍明對《華盛頓郵報》記者安德魯.希金斯(Andrew Higgins)親口說:「我知道並不是真的有那麼多人死掉。」是的,蔡衍明向美國讀者宣稱六四天安門並沒有發生大屠殺。身為傳媒集團老闆的他,沒有人能管住他的嘴;而媒體所謂無冕王的特殊身分,更諷刺地在他動輒以職位威脅記者「在下筆前必須要審慎思考」時便宣告死亡,顯見舊的警總雖早被台灣民主浪潮推翻後,蔡總裁卻大剌剌讓新的小警總在旺中集團復辟,刺眼地干預台灣新聞自由。吾人不禁要問這位財大氣粗的傳媒霸主擁有太上皇式的「言論自由」豈能被一個民主社會所容許?
喬治.歐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描述思想警察大頭目奧伯蘭對主角溫斯頓說:「別指望後世會為你辯護,溫斯頓,後世根本不知有你這個人。歷史長河裡,你早被擦得乾乾淨淨。我們會把你變成空氣,把你注入到太空裡。你什麼全都留不下;檔案裡沒有名,記憶裡沒有影。在過去,在未來,你都被消滅乾淨。你將從來沒有存在過。」這段話呈現兩個「反人道」的問題,一個是否定歷史、另一個則是消除歷史,結果是這段歷史就如水氣般蒸發,再也沒人可將其找回;猶如六四事件一樣,倘若有心人一開始能宣稱大屠殺不是真的,接下來更可義正嚴詞地說始終都沒有受難者這回事!這與否定納粹曾經集體屠殺猶太人的言論如出一轍!

六四立場應予交代

進一步言,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在於當有心人可箝制言論的源頭時,歷史痕跡將會一點一滴地消逝,爾後任何膽敢再提六四事件的人即便不是瘋了、就是意圖說謊藉以顛覆社會秩序!擺明了落實「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的歐威爾預言,如同二二八事件在戒嚴時代的教科書中不存在一樣。這個攸關「集體記憶」的大哉問,可不是蔡衍明試圖低調避過知識界譴責的鋒頭後就能輕忽帶過,蔡老闆應該清楚代表他的傳媒集團向台灣社會宣示他們對六四的立場,明白地切結絕不容許這種違逆民主精神的不文明言論風波再度發生。
上述冀望並非不合理的苛求,目前聯合國會員國皆被要求負起猶太大屠殺的教育責任,也不容否定過去那段納粹的殘酷歷史,並且要求以往的集中營所在地應該改成記念館供後人憑弔;歐盟更祭出8項規定來促成轉型正義的實現:訂定相關國定紀念日、指定公共機關負責、國會立法做制度改革、政府出面道歉、政府出面賠償、透過教育政策教導下一代真相是什麼、刑法上關於否定納粹大屠殺的刑責、規範文獻解密期限。不只是納粹問題,世人對於歷史真相的追求往往因政治干擾而難上加難,亦即對集體記憶的否定並非獨裁國家才有的專利,因此世上已有27個國家為自己國家特定時期的歷史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要求政府進行下列工作:一、政府有義務要告知受害者和加害者之間的真相,二、要追究加害者刑責,不受追溯時效的限制,三、設立受害者賠償計劃,四、要採取制度改革,避免重蹈覆轍。
當然,筆者不奢求目前的中國政府有對六四採取上述作法的絲毫可能,但身處中國外部的我們,如果對於有人否定六四屠殺的言論認為是可以縱容的話,那股沉默就不只是冷漠,而是在不知不覺之中成為扼殺歷史的幫兇了。

作者為南華大學非營利事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法國巴黎第五大學政治學博士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