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金礦上(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2/02/08

隨著地球村的成形,天涯若比鄰。無論是企業或國家,都希望避免在現有的市場裡競爭廝殺,浮沉在紅海裡。若能找到特別的契機,就可以徉在藍海,享受無際汪洋。

那麼,對於台灣而言,在21世紀初,有沒有這種契機呢?考量台灣本身的條件:天然資源匱乏,人力資源充沛,社會政治開放,法治相對健全;再琢磨因緣際會的歷史背景,確實有天賜良緣般的機會,即使是稍縱即逝──以故宮裡的收藏為基礎,開發現代生活裡的各種商品!
兩個例子,足以反映潛在的龐大商機:首先,唐宋元明清以來,各朝各代的服飾,各有特色;如果由設計師擷取精神,開發出一系列的服裝、鞋靴、配件等等;男女老少,春夏秋冬,不知有多少商品能各領風騷而成為「潮品」。而且,唐宋元明清,每年改朝換代一次,就可以有5年一循環;更不用說朝代間的組合變化,可以衍生出更多的發揮空間。
其次,隨著所得提高,現代社會講究生活品質;在室內裝潢方面,目前有歐美日式等風格的設計,各擅勝場。然而,為什麼不以唐宋元明清等為準,推出各朝代風格的室內設計呢?而且,畫梁雕棟要原汁原味,成本不貲;利用故宮裡的各式收藏圖畫等,以現代數位科技合成輸出,可重建各種風格的房間廳堂。單單是室內設計這塊,就不知還可發展出多少相關企業,創造出多少就業和產值。服裝和室內設計,只是兩個例子而已;其他生活器具、衣食住行,都可依樣畫葫蘆。把故宮收藏商品化、現代化,可以發展出一整個產業,每年的產值以十百億計。
在較高的層次上看,這是文化上的創意產業,而且是一種文藝復興。可是,為什麼台灣得天獨厚,享有比較優勢呢?
在華人社會裡,新加坡的規模太小,華人文化的比重有限。香港的影藝文化人才,令人讚嘆敬重;然而,香港沒有故宮,地底下挖出來的瓦罐瓷片,不足以形成氣候。台灣唯一的競爭對手,就是中國大陸。

故宮文創亟待開發

在兩方面,大陸確實要勝過台灣:一方面,考古上年年有新發現,北京故宮的收藏品日益豐厚;假以時日,早晚和台北故宮並駕齊驅,甚至超過。另一方面,大陸經濟快速發展,人才和經濟實力規模愈來愈可觀;台灣被大陸超越,不是觀念問題,而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這也凸顯出問題的關鍵所在:大陸的電影戲劇裡,古裝和戰爭的場面都已非常可觀。然而,這些畢竟只是虛擬,不是現實;大陸每人國民所得5千美元,一般人還在掙錢求富的階段。相形下,台灣經濟發展的程度,剛好進入講究生活品質的階段。無論在人才、技術、創意等各方面,都有足夠條件;若能掌握先發的優勢,在文化創意產業方面,可望有相當長時間的榮景。
故宮的收藏,等於是台灣坐享的金礦。如果能開採得宜,不僅是台灣民眾之福,也將是華人文化之福;在「中國崛起」的趨勢裡,台灣不僅有一席之地,而且是炙手可熱的一席。當然,開採金礦,要有開礦許可;故宮有計劃、階段性的開放授權,產官學的合作等,都很重要。
以台灣的經濟條件,對於故宮這個金礦視若無睹,不至於是坐擁金礦的窮人,最多是坐擁金礦的「呆胞」。當然,這座金礦不會永遠存在,開採與否,只在一念之間!

<熊出沒注意>
作者為(台灣)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中國)浙江大學經濟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