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濺血 玫瑰凋零(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2/02/11

敘利亞總統阿塞德已面臨生死交關。他對反叛者長達一年的血腥鎮壓不但無效,反而讓反抗軍愈挫愈勇。此外,由於反抗軍頑強抵抗,原本各地零星的自發力量逐漸匯集成意志統一的聯盟,力圖推翻阿塞德政權。

第一夫人虛偽招怨

國際上阿塞德原本有許多同情者。這些同情者當然不是人道主義者,而是現實主義者。他們不是不知道阿塞德政權的殘忍無情,但因為敘利亞地緣政治地位重要,一旦政權崩潰,陷入內戰,將動搖地區不同力量間的平衡,所以希望阿塞德能夠妥協,立刻進行改革,哪怕只能稍微安撫人心。可惜,阿塞德也讓他們失望了。
如今最後救兵俄羅斯和中國出手,否決了聯合國的制裁案,引來一片叫罵。但不論俄中兩國各有什麼盤算,在敘利亞有多少利益,至少算是替阿塞德爭得最後的機會。俄羅斯外長還替阿塞德緩頰,表示他願意改革,也願意和反抗軍對話。就在同時,敘利亞第一夫人阿司瑪?阿塞德投書倫敦《泰晤士報》,表示她支持先生,因為阿塞德是一國總統,而不僅是一個派系的領袖;但她同時鼓勵對話,並表示願意給予受害者親人慰藉。
阿司瑪的信見報後,國際震驚,海外敘利亞人尤其憤怒,認為這番話是不折不扣的虛偽行為。是的,阿司瑪講話絕對是虛偽的,因為那是外交辭令,她的對象是歐洲、美國和阿拉伯世界。她利用俄羅斯和中國製造的機會之窗,再次為阿塞德政權延續生命。但是,她的信裡只提到「對話」,沒有更具體的改革意見,更缺少令人信服的具體辦法。此外,她的電郵要反過來解讀:阿塞德不是敘利亞的總統,而只是一個極小宗派的頭目,過去如此,現在更是孤立無援。阿塞德所屬的阿拉威什葉派從來就是少數,但卻以軍警特務長期壓制佔人口大多數的遜尼派和庫德族。如今遜尼派四處揭竿而起,敘利亞幾十年來少數統治多數的局面已經走到盡頭。

高學歷不改革枉然

呼籲對話的阿司瑪本人是遜尼派,而她的故鄉霍姆斯目前正受到武裝部隊猛烈攻擊,無辜受害者人數不斷攀升。何其諷刺!2000年阿司瑪嫁給年輕總統阿塞德時,英國出生的阿司瑪有傲人學歷、豐富國際經驗、和迷人魅力。這個令人稱羨的婚姻起初讓許多人誤以為阿塞德政權將會開始改變,有人甚至以為統治階級阿拉威派終於可以和宿敵遜尼派和平共處。可惜這些想法一廂情願,很快成為鏡花水月。
對於阿司瑪,英國人充滿同情與諒解,因為英國人幾乎把阿司瑪當成英國的女兒。去年初,阿司瑪接受《VOGUE》雜誌訪問時,強調敘利亞和平安定。國際立即強烈反應,因當時阿塞德政權已開始鎮壓抗議者。但英國還有主流媒體替阿司瑪抱不平,認為她居於深宮,並不了解實情。後來敘利亞情勢愈來愈惡化,英國還傳出她棄離丈夫,帶著孩子逃回倫敦的消息。無論阿塞德如何殘酷鎮壓抗議者,英國總有阿司瑪粉絲不斷替她開脫。
但阿司瑪真是無辜的嗎?一些英國人總以為阿司瑪可以如鄂圖曼王朝的某些王妃,在幕後操控國家大計,猶如中國慈禧太后的垂簾聽政。但阿司瑪其實只是第三世界眾多美女第一夫人中的一位,受過西方教育,外語流利,外表亮麗。但她們的西方教育背景最後證明對祖國毫無實質意義,期盼她們提升民主更是緣木求魚。
一年前《VOGUE》的阿司瑪專訪,題為「沙漠玫瑰」,一年後敘利亞的沙漠不斷飛濺大片血跡,早已讓這朵豔麗玫瑰凋零了。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