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不是蝙蝠俠(張升星)

出版時間:2012/02/15

基層法官請見總統,其中針對最高法院「祕密分案」的批評,具有司法改革的指標意義,願借貴報一隅,就此公共議題詳加闡明。

眾所周知,檢察官應嚴守祕密,偵查不公開,一旦案件起訴之後,依據《法院組織法》的規定,除非涉及國家安全或善良風俗,否則都要「公開」審理。近年來許多社會矚目的敏感案件,法院為了避免電腦分案可能招致作弊疑慮,都會廣邀媒體見證,改由人工抽籤,以昭公信。地方法院如此,高等法院如此,基層法官都為維護司法公信力而戰戰兢兢,莫敢輕忽。
只有最高法院,明目張膽的違反公開審判的規定,自創一套全世界絕無僅有的「祕密分案」制度。所有案件上訴最高法院之後,由哪位法官承辦?不能問;法官辦理進度如何?不知道;律師聲請閱卷?立刻更換法官,就是不讓承辦法官曝光;完全黑箱作業,豈有此理。

輿論壓力立場搖擺

最高法院堅持「祕密分案」的理由是:唯有如此才可以避免關說和保護法官安全。如果這種理由可以成立的話,乾脆全國法院一律比照辦理,改採「祕密分案」,然後司法關說就能弊絕風清,豈不妙哉?社會應該記憶猶新,最高法院法官替兒子的車禍官司關說施壓,但是最高法院的自律調查結果卻認為沒有關說。自己指鹿為馬的鄉愿護短,如今卻又振振有詞的宣稱「避免關說」,不覺得很好笑嗎?
自許維護公平正義為其職志,但卻堅持要求身分保密,蒙面辦案,歷史上只有蝙蝠俠有這種本事。
但是最高法院法官不是蝙蝠俠,搞不好還比較像是蝙蝠。在童話故事裡的蝙蝠,為了迎合討喜,有時候說自己是鳥類,有時候說自己是獸類。最高法院在性侵判決的爭議中,多次撤銷下級審判決,要求查明性侵3歲幼童是否「違反其意願」?等到白玫瑰怒火綻放,最高法院立刻改變見解,重新決議凡是7歲以下一律視為「違反其意願」。這種違反罪刑法定主義的搖擺風格,不是蝙蝠不然是什麼?
因祕密分案的包庇,事前無法建立裁判的可預測性,事後無法形成有效的問責機制。「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公開透明就是司法程序的「禮」。最高法院對「祕密分案」的薄弱辯護,和中共鐵道部發言人的名言:「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堪稱異曲同工,相互輝映。
馬總統贊成廢除祕密分案,確有贏得歷史評價的氣魄,應該記功一次;司法院表面反對,實則借力使力,意圖緩和最高法院的反彈。可惜演技生疏,酌予口頭訓勉,不得陽奉陰違;基層法官集體覺醒自我救贖,跑跑龍套鼓掌加油即可,不必自我膨脹妄圖參與司法決策;至於最高法院能否幡然悔悟重塑形象,只能任其好自為之。
法官不是蝙蝠俠,更不應該讓左右搖擺,無法見光的蝙蝠冒充蝙蝠俠!

作者為台中地方法院法官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