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與不退出的兩難(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2/02/18

現代版的希臘悲劇正如火如荼的上演,因為無力償還債務加上紓困條件嚴苛,希臘的生活水準不斷下降,失業人數急速攀升,大城市的遊民倍增,全國自殺人數短短一年中幾乎翻倍,而且無論新的紓困貸款能否及時挹注,民眾的生活在可見的5年到10年很難好轉。歐盟、歐洲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三巨頭提供奧援,可望緩解希臘政府的周轉不靈,不過人民生計不但不會改善,只可能更壞。全民勒緊褲帶10年也無法讓國家財政健全。

希臘現在的債務是GDP的160%,即使在三巨頭聯合援手下,10年後也只能降低到120%,依舊高得可怕。希臘國會日前還是排除萬難,通過了三巨頭的1300億歐元紓困案以及紓困條件。但是歐元大國對希臘卻充滿疑慮;對希臘的政治體制不信任,對政客沒有信心,對人民充滿歧視,認為希臘即使通過紓困條件,四月大選前,希臘政客也會不堪選民的壓力而違約。和歐洲其他國家一樣,希臘對自己充滿驕傲,對希臘文明之於世界的偉大貢獻更是引以為榮。如今在其他歐洲國家眼中竟然如此不堪,希臘人自尊受傷,引以為奇恥大辱。

歐元區沒退場機制

希臘舉債到無力償還的田地,自己固然責無旁貸。但是放貸的銀行又何嘗沒有責任?此情此景和2008年美國金融風暴的肇因大同小異。借錢的人不自量力,放款者毫無標準,以致借貸者最後無力償還,弄得放款者血本無歸,最後要靠政府和央行紓困,結果是全民埋單。希臘的問題比美國複雜,是因為歐元區至今只是貨幣聯盟,而不是聯邦國家。歐洲沒有真正的中央政府,無力約束會員國的財政,而且當初歐元區的設計沒有包括退場機制和標準,如今從希臘開始出現倒債問題,歐元區面臨的不只是如何紓困,更根本的是如何讓財務不健全的會員國退出歐元區。
歐元區大國目前沒人敢明目張膽討論希臘是否應該退出。但這不表示歐元大國沒有這樣的計劃。幾天前,荷蘭總理已經暗示了歐元區可以承受希臘退出。而在希臘,許多憤怒民眾也表示不惜退出歐元區,恢復原有貨幣。民眾的情緒可以理解,但是希臘若真的退出,可能引發空前災難;對希臘如此,其他歐元國也必受重傷,尤其希臘退出將引發連鎖效應,其他債務纏身的國家極可能步上希臘後塵,歐元區也就因此解體了。
瑞士銀行專家曾經分析任一國家退出歐元區的代價。以小國希臘為例,退出歐元區將意味貨幣嚴重貶值,任何新的替代國幣幣值估計將只具歐元的一半價值。舉例而言,希臘貨幣貶值的第一年,國民平均所得將減少約10000歐元,GDP幾乎減半;接下來幾年,國民平均所得每年將減少約3000~4000歐元。另外就是希臘政府破產,企業破產,貿易受到重創。當然這只是經濟後果。
退出歐元區的政治和社會後果則更不可測。失序、動亂幾乎無法避免,要在動亂中重建秩序,捨威權手段幾無他法,希臘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民主體制,可能毀於一旦。不過,接受三巨頭的紓困案,並不保證不會導致人民強力反彈,民粹領袖同樣會因此誕生,希臘依然有走向威權政治的可能。
希臘和歐元區正處於兩難困境中,即使找出了50%的解決方案,歐洲在世界的影響力必然式微。被遺忘了快一個世紀的史賓格勒現在又慢慢成了顯學,似乎也印證了歐洲,即使不是整個西方,正以前所未見的速度走向沒落。

《GOOGLE地球》
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