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全裸的你

出版時間:2012/02/29

「被愛的慾望是最後的幻覺。」愛特伍說。在床上,需要的就是這種幻覺。

而人們持續閱讀,包括閱讀充滿感性的詩篇,焉知不是在持續製造這種幻覺,想要讓自己變得更性感的緣故?
我不能看著你渴望碰觸你
可不可以,阿勃勒
五月的陽光已一瓣瓣
撥開風,撥開了
金色全裸的你—陳義芝《可不可以,阿勃勒》
「阿勃勒」就是「黃金雨」,垂下一串串金黃的黃穗,你一定見過那種行道樹。當騎自行車從花樹下經過,想著那句「撥開了,金色全裸的你」,陽光下,感覺是自己歡暢的、綻放的、汗水穿梭的全裸身體。
詩人陳義芝另一首《問答詩》:
平居與誰相從
有可與語者否
總因過於相信枕頭
以致落了枕
過於相信側睡
以致傷了左右手
前面兩句是文言文,後面幾句是白話文。詩人的這首詩共有7段,這一段寫的是睡姿,卻讓人想到女人睡在男人臂膀裡的親密光景。
記得《六人行》(Friends)第一季劇情中,有一集的插曲也是關於睡姿。男主角羅斯教導另一位男主角錢德勒,等到臂膀裡的女人睡熟,把身旁壓住胳臂的女子輕輕地roll到另一邊,自己就可以平躺著好好睡覺。
他說,這叫做:「先抱再滾。」(hug and roll)。
那一集劇情很好笑,當時錢德勒的女朋友,被roll到地下,第二天在劇裡出現時已經打上石膏。
其中也碰觸到性別議題:男人與女人在關係裡,所希冀的並不相同。女性,注重被呵護的溫暖,男性,注重的更是自由的空間。

平路《情色圖譜》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