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後炮(熊秉元)

出版時間:2012/02/29

大選過後,勝負兩樣情,贏的一方,喜不自勝;輸的一方,檢討自艾。不過,民主政治是多回合賽局,這一回合勝負已定,四年之後還有機會一較短長。對於贏的陣營,現在再質疑臧否,似乎是不識時務、自討沒趣;然而,選前已經存在的斟酌,選後重新咀嚼,未必沒有智識和實務上的趣味。

首先,是純技術上的挑剔,無關宏旨。大選時,馬英九提出「黃金十年」的口號。然而,總統一任四年,婦孺皆知;政見內容,是和四年任期有關。任期之外的事,是未來總統的考驗。喊出十年的口號,不僅有畫餅之譏,而且還有其他涵義:一旦勝選,難道閣下想修憲延任?其次,在高低兩個層次以上,馬英九的作為都有可議之處。在最高的層次上,兩岸問題無疑是台灣面對最重要的公共政策之一。隨著兩岸交流日益密切,各種事務性協定逐步簽署;未來的某個時點上,早晚會面對政策層級的問題。無論是基於心理因素或實務需要,早晚要簽定某種形式的「和平協議」。名稱和內容如何,當然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
經過國共內戰、兩岸分治、交流互惠等階段,彼此的定位,不可能一直立基於模糊的「九二共識」。對兩岸人民而言,「和平協議」將是華人文化發展中的逗點;在漫長歷史中有里程碑的地位,當然極其重要。真正簽訂協議的兩岸領導人,可能只是因緣際會的「鐮刀族」──收割而已。不過,以台灣內部目前情勢,以兩岸聯繫目前正在起步的狀態,提出「和平協議」主張,除了引發紛爭,意義何在?
在最低的層次上,馬英九在面對競選時,一再誇耀的政績是讓米酒降價。他喜形於色,自許為「米酒總統」。一個哈佛大學的法學博士,如此調侃自己,令人想到的不是他的隨和幽默,而是一種不好笑的反諷!當然,要為這些情景負責的,不只是他,還有社會大眾──要當台灣的政府首長,需要請家教學閩南語、客家語、多種原住民語言嗎?

南北差距值得探討

「和平協議」和「米酒總統」,佔據很多媒體版面,卻不是真正重要的議題。介於這兩者之間中層的公共政策,才是重要、但卻被忽略的部分。兩個具體的中層問題,和大多數的中產階級息息相關。
大約以濁水溪為界, 寶島台灣硬生生分成兩個差異不小的區域。在都市化程度、所得水準、使用語言、房地產價格、教育資源,等等指標上,南北這兩個區域都有明顯的差距。以一邊一國來形容,諷刺而真切。也難怪,南北差距和政治上藍綠的板塊,若合符節。縮短南北差距,對於台灣的整體發展、社會穩定, 重要性不言而喻。除了地理上的南北之外,另一種經濟上的南北區塊也正在悄然成形。剛踏入社會的年輕人,月薪不到3萬;北部地區房價動輒幾十萬一坪,讓安家置產由夢想而成空想。這是經濟上的新貧階級。
無論是地理上或經濟上的「南北差距」,不像「和平協議」那麼抽象,也不像「米酒總統」那麼具體;然而,這兩個中間層次的公共政策,卻是台灣所面對的重要考驗。處理的方式如何、先後次序如何,顯然都很值得探討。也許這些問題太敏感,會觸及許多選民的內心深處,甚至會引發反效果。在大選之前,這些可以討論、值得討論、應該討論的問題,卻被有意無意地放在一旁。
現在大選過後,馬英九繼續執政;他宣稱願意一輩子為台灣做牛做馬,在未來的四年(不是十年,也不是一輩子)裡,顯然有充裕的時間來處理這些問題──這個提醒,大概不算是馬後炮!

作者為(台灣)中國科技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