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蠣的春情滋味

出版時間:2012/03/07

許多時候,藉著想像力,人們在玩催情的遊戲。至於慾情高張的捷徑之一,就是在瞬間,讓神經末梢通了電一般,被前所未見的細節觸動著。
舉例來說,當注視新鮮的生蠔,殼裡是嘴唇般的溝迴,一圈圈摺疊著,想著它的滋味像「一個悠長的吻」,讀過伊莎貝拉.阿言德寫的,「牡蠣在殼裡,濕潤、腫脹的模樣讓人想到細嫩的陰戶。」從此,生蠔不再只是餐廳的前菜,它不再是最簡單的分類法:creamy? 還是salty?而已。
生蠔入口那點淡淡鹹腥,也不再只是……海水的滋味而已。

豔麗蕊心逼你悸動

看過O’keeffe畫的花嗎?
畫布上是放大的細節,無論是百合、海芋、牽牛、嬰粟花,近乎透明的色澤,陽光照射著,逼你看到豔麗的蕊心,花朵的最深處,平時未曾注意的溫柔紋理。
心跳加快,腎上腺素急促地分泌,看畫的瞬間,跟自己最敏感的內裡相關連起來。
O’keeffe曾說:「一朵花拿在手裡,凝神看著,你會發現,整個世界完全屬於你。」
與另一個人,身體的凹凸處緊密相合,他(或她)此刻完全屬於你, 整個世界完全屬於你。跟觀賞O’keeffe畫作的經驗一樣,都是想像力的觸發練習。
關鍵在於掌握那枚讓別人(也讓自己)動情的按鈕。而你持續接觸藝術作品,包括閱讀,包括到畫廊沉靜地看一幅畫,包括培養本身的文學品味,為了在喧囂的、乏味的、殺死一切慾望的日常環境裡,持續接受到來自神經末梢的悸動……
到此,你同意麼?讓我武斷地說,對細節無所覺的人,不是好的讀者,也不會是性感的情人!

平路 《浮想之榻》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