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帝國的慘痛教訓(杜念中)

出版時間:2012/03/17

美國國防部長帕內塔突襲式訪問阿富汗,卻遇上自殺式攻擊,他雖毫髮無傷,但讓美國和英國的元首感到尷尬。帕內塔遇襲時,歐巴馬和卡麥隆正在白宮召開記者會,突然被問及美防長遇襲問題,兩位元首因為未獲即時情資,當下只能支吾以對。
帕內塔降落在英軍機場,本就應該預防恐怖襲擊,但攻擊還是發生。他此行目的在實地了解美軍最近的連串瘋狂行為,並安撫當地政府和民眾。從焚燒《可蘭經》,到在神學士戰士屍體上撒尿,乃至於瘋狂濫殺無辜,美軍已經激起阿富汗人民怒火。不但美軍形象重挫,士氣也嚴重下滑。如果帕內塔遇襲是個徵兆,那意味著一場目標不清、戰果難以定義的戰爭終於陷入進退維谷,無以為繼。
歐巴馬競選期間曾經說,阿富汗戰爭是場必要的戰爭,而伊拉克戰爭則是可選擇的戰爭。不管這兩場戰爭是否這麼涇渭分明,政客的話有多空洞,歐巴馬一旦認可了阿富汗戰爭,它就變成了歐巴馬的戰爭,成敗自然都是他的責任。
去年美軍在巴基斯坦境內獵殺賓拉登,國際上瞬時一片喝采。鮮少人注意到,阿富汗人民對此憂心忡忡。那時阿富汗民眾趕赴外交部請領護照,境內有限的資金也被換成外幣大量外流,其中包括許多美國對阿富汗的經援。這說明了阿富汗政府和人民的信心危機。阿富汗從來不相信美國與北約對阿富汗有長期的承諾,賓拉登的終結,讓阿富汗上下都以為這是美軍在阿富汗使命的終結。這個信心危機延續至今。

戰爭毫無清楚目的

美國扶持的卡賽政府當然理解美國的動向,而神學士同樣嗅出美國的心思。甚至巴基斯坦、伊朗、吉爾吉斯和中國等阿富汗鄰邦,都已開始做好美國與北約撤出的準備。卡賽政府不顧美國反對,開始與神學士議和;巴基斯坦外長開始高唱巴國不再視阿富汗為擴大巴國戰略縱深的鄰邦。知情人士都明白,巴基斯坦的阿富汗政策從來不是由外交部拍板定案,而是軍方和三軍情報局的禁臠。外長如此發聲,自然是為了消除國際對巴基斯坦的疑慮。伊朗開始加強對神學士的援助,雖然什葉派的伊朗與遜尼派的神學士間充滿矛盾,但共同利益主導了雙邊關係。北方的吉爾吉斯和塔吉克也對美國愈來愈不放心,不斷強化阿富汗北部北方聯盟的軍力。這一切都說明,各方都在為後美國時代的阿富汗做準備。
那美國自己呢?表面上堅持到2014年底撤軍,希望能與阿富汗簽訂戰略夥伴關係,以便撤軍後隨時可使用阿富汗的基地。但是美國自己也開始與神學士談判了,這個談判沒有阿富汗政府的參與,徒然增加阿富汗政府對美國的不信任。美國現在談阿富汗主要勢力未來分享政權,但神學士不承認現在的阿富汗政府,又堅持未來外國軍力全部撤離阿富汗,縱使未來阿富汗出現了各派共治,它必然是政治算計的結果,注定難以長命。
美國總統和英國首相這次晤面,必然要談阿富汗問題,且會談焦點是如何有尊嚴的撤出阿富汗。19世紀英國在阿富汗有過慘敗經驗,一位戰敗的英國軍官從喀布爾逃到印度時曾說:「戰爭開始時毫無清楚的目的,……這場戰爭既沒有帶來政治利益,也沒有軍事利益,我們最終撤離(阿富汗)時,像是一支被擊潰的大軍。」如果卡麥隆熟讀歷史的話,應該與歐巴馬好好分享大英帝國爭霸中亞時得到的慘痛教訓。

<GOOGLE地球>作者為《蘋果日報》社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