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家蕩產只為卿

出版時間:2012/03/21

小菁,此時此刻,隔著辦公室玻璃窗,我看著妳跟其他男同事平靜談笑,好像一切照常。然而不過昨晚,顧不得人來人往,我當街跪下來求妳不要離開我,妳依然轉身離去,留我一個大男人獨在街頭痛哭流涕。

為了妳,我已把世俗的東西全拋光了。有家歸不得,見不到寶貝女兒,為了盡速離婚,我將大半財產轉入妻子名下,自己落得分文不名。我安插妳進研發部門當專員,引發竊竊流言,每天我只得關在主管小房間裡,瞪著電腦螢幕,躲避同事們異樣眼光。

遇到妳像冰塊遇太陽

兩年前妳剛進公司,烏黑眼珠像兩顆黑鑽石,一身純淨皮膚,一下子照亮了我們暗沉沉的辦公室。男同事已婚未婚都爭相對妳獻殷勤,自願接妳上下班,請妳吃飯喝酒,帶妳去跳舞看戲。宛如黑壓壓的蒼蠅大軍,圍著妳垂涎不放。我跟他們不同,對妳始終敬而遠之,因為我老早知道自己深深愛上了妳。我到了妳面前,就像冰塊遇上了太陽,只有融化成水,卑微癱在地上,任妳踐踏的命。我估計妳瞧不上我,誰知妳竟挑了我。妳第一次把身體給我,我感動得一塌糊塗,48歲了,竟淚眼模糊。問妳愛我哪一點,妳說,「因為你實在,不花口。像是值得託付終生的男人。」
我拼了。為了妳這句話,上刀山下油鍋,也要讓妳幸福一輩子。可是妳為何突然不要我了呢?我猶似亡命賭徒,不惜傾家蕩產,跟生命賭上一把,只為了與妳戀愛。有了妳,我就是天底下最富有的男人。但失去了妳,我將真正地一貧如洗。
事到如今,我只求妳可憐我這個窮人。我已一無所有,僅剩下愛情這項微薄財產,妳怎還忍心將之剝奪呢?求妳,不要離開我。 強生,今天下午寫於辦公室

胡晴舫《戀人書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