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醫療生物鏈(錢建文)

出版時間:2012/05/15

最近醫療問題受到極大注視,看來各方都想來解決,但是提出來的方法很多卻像是醫改會說的「花瓶政策」,無法打開「醫療死結」。到底要如何挽救瀕臨崩毀的台灣醫療體系?回答之前,必須先來看看醫療死結是怎麼形成的。這個死結是「醫療生物鏈」造成的:財團咬人民,人民咬政府,政府咬醫院,醫院咬勞工。

台灣稅負制度不公,大老闆可以免稅甚至退稅,資本利得者在股市竟然賺了四百萬以上才要課稅。造成稅負的繳納大多由受薪階級承擔。
因人口老化與醫療科技進步等,造成健保嚴重入不敷出。因此去年政府推動「二代健保」,但是在不公平的所得稅基礎上,想設計比所得稅徵收方式更公平的「健保稅」,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受薪階級當然反對。最後果然變成「一點五代」,過不了代表人民的立法院,推動改革的好官也因而去職。
當初倉卒上路、設計不良的台灣健保,到現在都還不清楚到底是社會保險還是社會福利,最後就是看執政者的需要而定。當人民繳的健保費不夠用的時候,政府就說照顧人民的健康是政府的責任,給付不打折,醫院也不能拒絕付出。當醫院護理師向國際抗議血汗健保時,政府就說健保不負責醫院員工薪水,只能給醫院招收護理師的獎金。

反轉生物鏈才有救

健保成立之後,數百家的地區醫院大量倒閉,是無法反駁的事實。衛生主管機關也很清楚,也怕醫院繼續倒閉,可是立院無法掌握,因此不敢進行健保支付制度的改革,能做的就只剩下和醫院經營者共同壓榨血汗勞工了。政府最近訂的一些醫療策略,在內行人看起來都沒什麼幫助,因為若實施真的能解決血汗醫院問題的措施,醫院可能還會再倒幾家,不倒也會被迫賣給財團醫院才能生存。
要打開這個死結,就必須有全方位的視野,若只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就永遠無解。勞工罵醫院,醫院罵健保,健保推給立法院,人民再推回給醫院。例如筆者每月定時贊助的醫改會,就很少批判人民浪費健保。我的社運好友孫友聯參加的民間健保監督聯盟,針對護理師向CNN爆料批判血汗健保的回應是,觀點不夠全面。我同意,就是大家的觀點都很局限,才會讓問題無解。
筆者認為要打開這個死結的最佳方式,就是把生物鏈倒轉,「咬」回去!血汗勞工要學習西方民主國家體制,組工會爭取協商權。醫院經營者要為人民的權益,爭取合理健保給付,並強力抗爭健保點數打折的不公義現象,勿再把健保的壓力轉嫁給勞工。而政府健保局若無法開源就要節流,徹底檢討保險給付範圍,並建立制度防止人民浪費。社會福利部分則由政府公務預算支出,而不是規定醫療院所無條件付出。此外政府更要建立公平的稅負制度,才有財源增加社會福利支出。人民也要自我教育提高公民水準,選舉時才有能力選擇能永續經營健保的政治人物。
有醫界朋友說,台灣是資本主義的社會,社會主義的醫療。我卻認為台灣醫療是徹頭徹尾的資本主義壓榨勞工的典型。但在資本主義的骨架中,卻無資本主義國家中維持權力平等的工會組織,結果就只有不斷的被生物鏈消費。要解開台灣醫療死結,組織醫院勞動工會,加入社會協商談判,是最好的解決之道。

作者為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籌備處發起人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