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與性侵

出版時間:2012/06/01

又到了安排夏季旅遊的時候。穿著細肩帶的上衣、短褲、涼鞋,在海灘、在露天咖啡座,輕鬆悠閒,正是打開心門,豔遇到來的最佳時刻。
我很愛旅行,有機會看到年輕的自助旅行者,勇敢兇猛的旅行方式,讓我不免替她們捏把冷汗。比如,在一些對女性相當輕慢的國家,眾所皆知的南歐、伊斯蘭教國家等等,單身女性不怕危險的搭便車、與陌生人攀談約會。

用過即丟自認倒楣

不會出事嗎?不怕被「怎樣」嗎?我忍不住問一位資深的領隊。得到回答:「當然會有事情,可是發生事情,只要不覺得是被性侵,就是豔遇。」
我深深的點點頭。果真是享受不同的性的好時機嗎?
是啊!只要不是危及性命,或者被嚴重的傷害,所謂性騷擾、性侵與豔遇,很可能真的只是一線之隔,不同的認定。只要不是那麼在意,問題就不是問題。不是一直有這樣的說法:不必要、無用的抵抗,有時候只是加強被傷害的可能。
旅行中的豔遇因為是過路客,彼此用過即丟,無從要求,即便發生不愉快的事,自認倒楣或隱忍下來,實際上「有事」的比率一定不低。有一回,我碰到一個獨身在外自助旅行大半年的年輕女性,知識教育水準不低,談到這個問題,她真是毫不在意地說:「安全上小心一些就好了。」一副練就一身本事,兵來將擋,沒什麼狀況難得了她的模樣。
長期間隻身在外旅行,健康成年的女性,性的問題如何解決?旅行「性無國界」,真的是享受嗎?還是在旅行的孤單寂寞下,性也只成為一種往來的方式?
人生不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旅行,回來了之後呢?又如何來看待那一段年輕「性無國界」的歲月?
有趣的問題。

《就是愛冒險》李昂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