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無法跟父親說的祕密

出版時間:2012/06/02

Q:為何一個女孩要剃成光頭?

A:我念設計,一直想找真正的本我,後來做個創作,我全裸,讓髮型師剪掉我及膝長髮,然後記錄頭髮慢慢長出來的過程。
剃光頭剛開始最不習慣別人總是打量我,我把頭髮捐給癌症基金會,我體會到他們也受到同樣的異樣眼光才需要頭髮。後來開始長出頭髮,每天長幾毫米、皮膚的變化都能明顯感受到,有時感動的想哭,因為我明顯感受我還活著。我變得比較有自信、認同自己,對很多事也看很開。
家庭背景啟發我創作。我出身客家家庭,從小看我沒結婚的姑姑就必須無條件照顧爺爺跟叔叔,多少受影響,父權社會向著男人,所以我某些觀念很保守。但我媽也不管小孩怎麼想,把我們丟著不管,跑去旅行。爸也沒法管她,他覺得媽很不適合結婚,可是爸家庭觀念很重,媽不喜歡回家,他只好父兼母職。

Q:這對你的影響是什麼?

A:已經發生,我就接受。加上我小時候功課不好,得不到媽的認同,我反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姊就不同了,她功課好,符合媽的期待,她跟媽感情很好,面對這事,她很痛苦。
媽常說她很自由,但我看她卻是沒辦法放自己自由的人,她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像她說要旅行,但不敢一個人去。我曾說,妳這樣不是自由,而是不想面對現在家庭的狀況。她想離婚,但爸不願離。她無能為力就逃。

母交密友逃家逍遙

5年前她跟爸吵架搬走,前年說,終於找到可以理解她,一起生活的男人,每次她都講得好開心,我跟姊都感到很大壓力。

Q:妳爸知道嗎?

A:媽叫我們不要跟爸說,我認為這是她自己的事,為什麼要來影響我們?最近她還開心的跟我們說,她的朋友在花蓮買間房子給她,她開心得很,但是沒顧慮到我們姊妹的感受。而爸還一直在期待她為這個家做點什麼,我有時覺得爸什麼都不知道,真傻。而媽無能處理家裡的事就撒手不管,跑去花蓮過好日子,而我跟爸住的房子卻要還給房東,我雖然覺得我應該尊重她,但還是覺得事情不該這樣處理。
也許是媽追求愛情,我們變得很不重要吧。她曾說,她年紀這麼大,不太可能花太多力氣改變自己。其實我可認同他去追求她的生活跟愛情,就像她覺得我的創作很奇怪,但還是尊重我。
只是爸太可憐了,若他知道這一切可能會崩潰,我愛他甚於愛我媽,但我也只能當旁觀者,媽要去面對,而這也是我爸生命最重要的課題。
我慢慢挖掘家庭對我的影響,經常自由與壓抑,還有矛盾在我內心衝撞,這是好事,因為都變成我創作的力量。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