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虐狂

出版時間:2012/06/13

麗子,說也奇怪,妳愛我越深,我越想折磨妳。

每回我做了妳不同意的事,妳就擺出那副聖母受苦的表情。好像妳實在拿我沒辦法但又不得不愛我,因為愛是恆久忍耐,就是犧牲。為了證明妳確實愛我,妳只能不斷原諒我。
我就愛看妳把那片原本就薄的嘴唇抿得更薄,低垂眼皮,兜起即將垂落的淚珠,深吸口氣,怕冷似地收緊單薄雙肩,幽幽嘆氣,然後迅速望一眼不知名遠方,隨即回到我的臉上,久久凝視不去。妳的眼神就像一杯激情雞尾酒,包含一點點怨恨、輕微譴責,少許的愛,有些痛苦,夾雜性興奮以及大量的快感─沒錯,我認為妳從中獲得快感,妳就愛這味─很快就讓我醉了,我失去控制,淪落成條狗,只剩下原始本能,對世界憤怒狂吠。

其實妳喜歡我墮落

這時,妳義不容辭要當我的主人,引迷路的狗回家。妳悲傷,難受,悄悄忍受我所帶給妳的傷害,但我也從妳的眼底看見深深的滿足。妳喜歡我墮落,喜歡激怒我,引發我體內最暴烈的情感,所以妳能拯救我。妳說我們吵架之後的性愛最棒。
女人啊,妳在救我還是害我。我本來有份工作,幾個朋友,跟母親關係也不錯,現在我既酗酒又失業,家裡不認我了,朋友失去聯絡,只有妳留在我身邊,用妳默默受苦的深情目光守護著我。
世上,我什麼都沒了,只剩下妳的愛情。而妳的愛情是毒品,每天餵養我這隻懦弱的毒蟲,我不可能戒掉。吸毒者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那個正常世界,他的毒販是他跟世界的唯一聯繫。他越墮落,越不敢面對真相,他勢必變成毒販腳下的奴隸,一輩子抬不起頭來。
我知道妳永遠不會遺棄我,但我多麼希望妳會遺棄我。武雄

胡晴舫《戀人書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