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人嗎(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6/26

兩年又三個月以前,我在這個專欄裡提醒馬政府:小心人民用腳投票。當時我借用了《孟子˙離婁上》的教訓。孟子的原意是:「老百姓歸服於良好的生存環境,就像水往低處流,獸往野地走一樣自然。所以,若非水獺侵擾,魚群不會游離到深淵裡;若非土鸇獵食,燕雀也不會躲藏到密林中。」孟子真正的用意是:「為湯武驅民者,桀與紂也!」

內政部長李鴻源在參加政大主辦的「我國整合性天災風險管理政策風險」時率先提問,大家都沒有想過,台北地區是否能夠承載800萬人口?接著,他表示,以「直覺」判斷,他認為大台北地區只能承載500萬人。
近年來大家喊得震天價響的不是少子化嗎?不是人口老化嗎?不是獎勵生育嗎?所以李鴻源所指,應該並不是人口還在持續「爆炸」中,而是外地移民多年來不斷毫無節制地大量湧入「首善之區」。倘若此言不虛,則國土和人力規劃的目標不是還該回到那些懸而未決、議而不行的老議題──均衡南北發展、縮短城鄉差距──去找答案嗎?而李鴻源不甘於與時人彈同調,他要想5年後、10年後都沒有人會想的問題──正由於看似沒有人想,他也就自己拍板了。
現實是:有800萬人居住,不消說,這會抬高房價,過度稠密的人口在過度狹仄的土地上生活,即使是颱風、乾旱、地震之類的天災,也會使土地資源劣質化,缺水、地層下陷、土壤液化……等等,都是危機。李鴻源聲稱要請內政部在1年之內計算國土承載力,「等結果出爐後,政府應鼓勵多出來的人口外移,提出利基作法與規劃。」
最後這句話有一點嚇人。我猜想在那個蛋頭雲集的場合,絕大部分鑽研高深學術的專家們可能正在接著想:如何精確地掌握「國土承載力」呢?可是,我所想的卻是,到底是哪300萬人算「多出來」的人口?「鼓勵外移」是移民到貝里斯、還是到加拿大?還是到中國?還是到濱海低窪地區去住高腳屋呢?

當局只負責畫餅

高腳屋也是李鴻源說「一定要推」的政策。這個主意看似是從八八水災受創深重的那瑪夏區重建成功的事例而來。
當時,建築師郭英釗回歸原住民高腳屋建築的傳統設計,是有其實用和歷史淵源的。至少當風災所帶來的土石流沖垮當地建物一樓牆壁之後,獨具慧眼的建築師發現原住民祖先發展族群聚落的原址,以及容許奔石流沙自屋基高腳柱間自然洩除的建造形式,這些都有長期觀察、因應山區天候與地形的思維,才會使得重建後的民權國小在最近一次的雨災之中安然庇護了所有的村民。
然而要在台灣沿海易淹水區推動興建「高腳屋」,又是一個橫空出世的奇想。據說還有他山之石,借來攻錯:「為因應氣候變遷,荷蘭已在興建浮動式房屋」。不論政府如何設法勸誘沿海低窪地區民眾仿效從前福建沿海一帶的「蜑民」,乾脆浮在水上討生活,營建署副署長蘇憲民的一句註解又露了餡,這一套政策的關鍵語是:「易淹水區域將由各縣市政府負責標識明定。」
換言之:誰家該蓋高腳屋、誰家不該蓋高腳屋,又跟政策制訂當局無關了。當局只負責高瞻遠矚,只負責天馬行空,只負責畫餅。
老百姓呢,該想一個問題:甚麼樣的「利基作法」會讓你放棄原有的家園?

〈果然有話〉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