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窗政府(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7/10

犯罪學中「破窗理論」(Broken Windows Theory)如此:某環境裡的不良現象一旦被漠視而放任,會持續惡化,變本加厲。一旦出現破窗不補的家戶,破窗會越來越多,日後甚至可能出現闖入、強居或縱火的惡行。
1982年提出這個理論的詹姆士.威爾遜(James Q. Wilson)早在1967年冬季號的《Public Interest》季刊上就發表過一篇文章,題為「官僚體系問題」(Bureaucracy Problem),通盤檢討現代國家文官制度所經常面對的五個主要問題──分別是:
1.責任與控管問題(problem of accountability or control),也就是如何讓官僚體系為共同的國家目標服務的問題。
2.平等問題(problem of equity),也就是對於同類型事務如何形成處理慣例或法則。
3.效率問題(problem of efficiency),也就是如何使用一定的經費達成最高效果,或是為達成特定效果而花用最少的經費。
4.應答民意問題(problem of responsiveness),也就是對於隨時都在發生的社會現實(古稱民間疾苦)有無迅即了解與反應的警覺和熱忱;某些特殊案件一旦不適用於既有法規,官僚有無變通利民的彈性措置,而非徒以「依法行政」為尚方寶劍。
5.財會正義(problem of fiscal integraty),所指涉者,並非廉潔操守而已。此一正義之形成,顯然還包括了財政規劃是否有明確目標、透明的監督而能杜絕像是浪費、圖利之類的窳政;尤其是政治權力所特許的生財之道,應如何加以釐清和控管,更非訴諸道德勸說而期其可成。
重點還不只是個別的、條列的、可以逐字逐句記在小學生馬英九筆記本上的5個問題;一個像樣一點的文官體系必須綜合判斷:每一項政策都不得不同時面對並解決這5種「疑難雜症」。合格的官僚作業也都應隨時掌握該政策的問題屬性,並研判其輕重緩急。
更要緊的是:某些令當局顧此失彼的施政選擇,在更抽象的層次上可能正是這個國家集體價值的疑點或盲點。我們要齊頭的公平嗎?我們要屈從於大國意志嗎?我們要藉博弈事業提振經濟嗎?我們不能不要核電嗎?……這些都不是單一的問題,卻都是問題與問題之間的角力。

施政機器日漸沉淪

近月以來,國人所關心的許多要聞話題,幾乎每一則都可反映出馬政府從上到下從來沒有整合思考這5種問題──這是一個在各式各樣如流水般因勢就下的民意喧囂之中,喪失其衡量問題能力的政府。
證所稅、美牛進口、油電雙漲、都更強拆、花東海岸保育開發衝突、學術研究假發票真A錢、核二廠強行恢復運轉,及看來對民間廢五金業者、政府名譽與威信和紙質的台幣美鈔之打擊都至為兇殘的林益世案,無一不牽涉到這個施政機器失魂落魄、捉襟見肘而日漸沉淪的慘況。
威爾遜在45年前提的「官僚體系問題」和30年前提出的「破窗理論」之間並無關係,但是我在台灣卻深深感到它們可以用同一套解釋去整合。尤其是當林益世案爆發之後,許多人都重新質疑:馬英九會不會用人?馬英九用人的圈子會不會太小?馬英九用人是不是只看學歷和表象?我必須說:問題不在馬英九識人之明如何,而在沒有像樣的人願意住進一戶滿是破窗的宅子。

〈果然有話〉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