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追求早洩(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7/17

胡忠信預言國民黨的「長崎原子彈」成了未爆彈之後,「名嘴爆料」引起一片撻伐,趁機打落水狗的人忽然多起來,連許多看似和落水狗在一條船上的名嘴都挺身斥責名嘴信口開闔,實在是很奇怪的事。至於觀眾口口聲聲「受不了這些名嘴一副甚麼都懂、什麼都能談的樣子」則更奇怪──你若不看他們的節目、至少若不是長期收看他們的節目,怎麼知道他們那一副「什麼都懂、什麼都能談的樣子」呢?

社會原本是一個豐富的公共言論空間,新興的資訊介面又為這個空間帶來了新的次元,人們發表意見、接受信息、獲得知識甚或獵取名聲的渠道日新月異,與時俱進。
一個蠢蛋發表一連串的蠢意見後毀了自己的可信度,社會不論是嗤笑之、鄙夷之、寬縱之、還是迅即遺忘而承認了蠢蛋也是社會娛樂之所必須,都與公民中自許為意見領袖者「直言諤諤」的層次還差得相當遠──說白了,他們只不過是一群「追求早洩」的人。
「名嘴胡亂爆料」的根本問題不是個人清操如何、格調如何,更遑論專業素養如何,而是在我們的媒體一向追逐攀慕的價值逼驅之下,只存在一個簡單的信念:我比你早知道。
僅此「我比你早知道」一念──哪怕只是早知道一天、一小時、甚至一分鐘而已──便足以讓這些人天天蝟集於聚光燈下暢論天下奇聞、政壇祕辛及名流私穢的人物(他們之中有不少還真的幹過採訪記者),不得不在沒有材料的時候編、沒有觀點的時候湊、沒有知識的時候上網檢索,等而下之者則於儼然自覺為一方人物之後相互施以舌劍唇槍,揭以鄙事醜聞。
作為一個社會的信使(messenger),其所念茲在茲的,居然不是信息本身的真偽和詮釋,竟是搶先傳達,提前洩露。為表示自己的看法或信息較早獲得,聚光燈下囂囂群議之徒就會出現一種「搶話」的慣性;我不只比你早知道一秒鐘,還要比你知道得對一點,於是,多年來就出現了搶話的口頭禪:「其實……」
我曾不止一次地指出:近年來在各種公共媒體上只要出現有人訪問、有人受訪,總止不住地眾口一聲:「其實……」、「其實……」。「其實」一語原本有糾正或反對前說的語意,然而,當這口頭禪只是為了搶話說,就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其實,我完全同意你的意見。」
你可能會問:這口頭禪看來只是生活交談中微不足道的小節,何不當它是對話中的一個頓號呢?幹嘛小題大作呢?不過,毋寧進一步思考:在言談中能被說者和聽者同時「充耳不聞」的語詞很可能涵藏了人們共同的、不可明言的設想和心態。

名嘴用「其實」搶話

愛說「其實」,正因人們都有和這些搶話的名嘴一樣的心理──隱藏在這個語詞的內在,是我們都在假設和我們交談的對方「所知不實」,或「所知不夠完整」,有了這假設,才需要我來告訴你「你應該知道的」、「你不如我知道的」。換言之:總是說「其實」的人潛意識把聽他說話這人當作無知。你也可以反過來驗證:當跟你說話的人把你當白癡的時候,他開口閉口就會「其實」你。
這種傲慢,無疑是透過一大群愛搶話的、只會追求早洩的名嘴傳染來的,它以輕微到幾乎不含有「意義重量」的形式在這個社會裡流行、擴散,視之為語言裡的標點符號固然也沒什麼大不了──而真相則是人們之所以罵著名嘴看名嘴,恰因為媒體受眾太像他們了,連口頭禪都不肯放過;連口頭禪裡所隱藏的傲慢都那麼一致。
不信,你今晚去看看那些節目,看哪一個不「其實」你的?他們得意起來,就會忘了他們所得意的也就是早洩一下而已。

<果然有話>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