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機密是兒戲(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7/24

五位監察委員煞有介事地對駐新加坡代表史亞平展開調查,調查必有結果,結果是為報告,報告的核心是駐新加坡館務日誌,但是這份最直接證據受限於《國家機密保護法》,不能公布。妙哉!國家機密保護法之為用也。
早在去年10月間,台星關係惡化新聞已經暴露,10月14日,新加坡外交部次長考希坎約見史亞平,有「不顧外交禮儀,狠狠訓斥史亞平十分鐘,而且不給她任何辯解的機會」的新聞內容。消息指出:這樣不禮貌的訓斥,導因於10月10日中華民國建國百年酒會。外交部曾通令全球駐外單位擴大慶祝,台灣駐新加坡代表處在酒會上懸掛大幅國旗,演奏及演唱國歌。如此行徑,看來是令新加坡政府尷尬的。這裡面有任何機密嗎?如果說「台灣與新加坡的邦誼還存在與否」是不可以追問的,或者,「台星邦誼已遭嚴重破壞的程度及原因」是不可以追問的,那麼,這就是機密。
仍然是去年,10月18日,史亞平回台灣,還出席了總統主持的國家安全會議,除了報告台星關係,也報告了考希坎「訓斥」她的經過。考希坎非但用不堪的言詞對史亞平做人身攻擊,新加坡也因此而完全中斷了和史亞平的溝通管道。直到11月間,連戰赴檀香山出席亞太經合會,才以與李顯龍私下會晤的方式緩解僵局。新加坡何以對史亞平如此介懷?或者換一個問題來問:新加坡為甚麼藉由史亞平問題對台灣這樣故示介懷?這個問題若是不可以追問的,那麼,這就是機密。
一個駐外使節被逐回本國,是何等重大的事?史亞平究竟是因我國和新加坡之間的交往地位不平等而受辱?還是出於某種不可告人的原因而得罪,這是非此即彼的問題。謂之「國慶事件」,史亞平若無相當責任,而新加坡失禮如此,而馬政府卻只能卑躬屈膝,求媚以事,這裡面沒有機密嗎?反過來看,史亞平若在外交工作上有重大違失,不能見容於駐在國,卻在召回後還能步步高升,成為外交部新任常次,還能說沒有機密嗎?

扯機密如國王新衣

問題在於一個現代化的民主國家正是不能容忍這種機密的國家。監察院之所以能夠將此事立為一案,進行調查,正是要解大惑以釋群疑,不論公道何在,總還有值得追究的餘地。長年以來,監察院無論拍蒼蠅或是打老虎,力道都像是在作馬殺雞,其糾舉、彈劾之無力如此,但起碼還具備一點明鏡高懸的象徵意義,而今周陽山、馬以工等搞出這樣一份遮遮掩掩的調查報告,怎麼說都像是把史亞平案的原因解釋成我駐星代表處沒有重視建國百年學術研討會,乃至於說成外交部不重視新加坡與我革命建國的淵源──那正是周陽山個人一向關心的學術領域,這恐怕也不該是機密──更妙的是他的發言卻被新加坡方面全盤否認了。
我冷眼看白爛,周陽山最扯的就是他以「外館日誌屬於國家機密」為保護傘,其情有如「國王的新衣」,讓人不必深究證據,但須信任柏臺;他明知立委諸公才不可能為了這種喳呼出來的小事去修《國家機密保護法》,乃於惹動群言囂囂之餘,躲到機密傘下,直呼不可洩露。而一向披著進步外衣、頗具社會清望的馬以工,竟然會學舌於昔年的警總:「國防、外交非一般公眾事務,不是能拿出來讓張三李四公評的事務。」
請問:張三李四是誰?不就是眼睜睜地看著你們這群尸位素餐之輩裝模作樣、玩法弄權的公民嗎?玩法弄權者真正的機密就是他還真沒有值得保守的機密。

〈果然有話〉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