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琴說愛師生情

出版時間:2012/07/25

小華,我明白妳我是禁忌之愛。但我情不自禁。
每周兩次,周三傍晚與周六上午,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妳會揹著琴譜,推開我家木門,穿過種滿杜鵑花的院子,坐到我的鋼琴前整整一小時。心愛的鋼琴,和心愛的妳。這幅美麗景象,我永誌不忘。

性情古怪3顆乳房

我在妳的年紀時,曾夢想變成鋼琴家。我有點天分,手指修長,音感靈敏,離開了家鄉,去大城市習琴造藝。我每天練琴,沒什麼朋友,整個青年時期在孤獨中度過。我活在時間的邊緣,其他女孩的人生,那些戀愛時尚結婚生子,我統統省略了。當鋼琴家夢碎,知道自己才華雖高,卻不夠高到帶我去到我想去的地方。
我回到老家,教琴維生。我的父母逐漸凋零,身為獨生女,我繼承了這棟房子和黑色大鋼琴。因為無婚無子,終日幽居,鄰居竊語我性情古怪偏執,信誓旦旦我的陰部長得跟一般女人不一樣,並有三粒乳房,所以沒男人要。保守鄉民盡量避開我,但也有心胸坦落的人家願意把孩子送來跟我習琴,像妳開明的母親。
同樣是妳開明的母親,現在讓我寫信給妳,要我跟妳說,我們之間發生的情愫是錯的,不正常的,必須立刻停止。因為妳是學生,我是老師;妳17歲,我38歲;妳是女孩,我是女人。她要我說,我們之間不是愛情,只是一個因為長年孤寂而心理變態的老女人濫用教學威權,邪淫了情竇未開的純真小女孩。
她要我向妳道歉。確實,我很抱歉,我這麼懦弱。為了說服妳母親不提告,我寫了這封信。我還保證盡快離開那棟我出生的老房子,想到父母鬼魂將站在門口悲傷目送,我淚流不止。親愛的妳,千言萬語,請好好長大。
薇詩

《戀人書信》胡晴舫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