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小小爭論時

出版時間:2012/07/29

這個周末我去了我乾爹、乾媽家。有一段時間沒去了,進了門竟有點認不得,院子裡的櫻花,桃樹,香樟都蔥鬱多了。時間真是有一門好手藝。
乾爹乾媽感情很好。不過在我這晚輩面前,兩人習慣凡事都要小小爭辯一番。
乾爹說去吃胡椒蝦,乾媽就說不如去某川菜館,有幾道招牌菜別處沒有。開車一繞,剛巧胡椒蝦沒開,就地迴轉往川菜館去。這時乾爹說了,他也覺得川菜很好:「有一道黃瓜芽,我70歲了才第一次吃到。」乾媽接著說,還有菌菇夾餅。乾爹又說,酸菜魚、麵疙瘩。還在路上,菜單已經擬好了。其實這兩人內心是有共識的,但一開始的爭論不能少。

一罐可樂夫妻抬槓

到餐館落座點了菜,服務生問:「喝什麼?」
乾爹指著我說:「給她可樂。」乾媽說:「喝那麼多甜的幹嘛?果汁!」乾爹說:「喝一點沒關係,她喜歡嘛。」乾爹只記得我是愛喝可樂的,其實我心想來杯啤酒也不錯。還沒說乾媽已經讓步了,服務員給我送來一罐可樂。
我變了!我忽然意識到和以前的不同,感覺還不錯。以前我討厭爭執,也厭惡多餘的套話,溝通一失去重點就容易不耐煩。但生活裡的事,百分之九十不是斬釘截鐵,都有說來說去的空間。有乾爹說給我可樂,又有乾媽勸說甜的不好,小爭論一番最後還是會有結論,急什麼?這過程是乾爹乾媽在表達關心。好久不見了,點些我愛吃的。
人際關係離不開這些,論事、交流、迴旋、而至普洽。所謂「人間」—人與人間隔的空間,人們正是透過這些你來我往的話語,掌握著空間的形狀。不是嗎?我這才若有領會。

《啟稟娘娘》張惠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