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正直地活下去(陳嘉銘)

出版時間:2012/08/02

我們的台灣公民鍾鼎邦先生已被中國政府關了45天。他甫畢業於台灣大學圖資系的女兒鍾愛,協同國際人權團體連日奔走,前天在臉書寫下,我反旺中,因為我是切身受害者。她敏銳地推測,台灣媒體對鍾鼎邦案集體消音,是基於他們和對岸的利益關係。

近來常有人比較民主和專制主義的經濟效能,豔羨專制主義累積財富的成就。但若我們反思從日本到國民黨戒嚴時期的專制經驗,唯一讓我們坦率正直地活著的體制,只有民主而已。
有人會說,在專制主義的統治下,我們享受穩定和經濟發展。但專制統治的本質,解嚴後,我們有了二十幾年的距離之後,愈看愈清楚。在專制統治下,你的一切都是統治者的賜予,他隨時可把你享受的一切拿回去。你活著,但你無法正直地活著。你一切的求生本能都提醒你要乖,做個討好主子的好子民,不要得罪主子的好朋友和統治集團,當然最好加入他們,千萬不可逾越主子天威不可測的那條線。
對我們這些道德平凡人來說,人格要正直,需要有足夠的生命安全感。安全感來自於有公正的法律保護我們,免於被權勢集團的濫權蹂躪。而要有公正的法律,每個人都要有相同而且有效的政治權利,參與法律的制定。沒有等效政治權利的個人或群體,必然是法律的受害者。
當民主不再強健,法律必然劫掠弱小、壯大統治集團,沒有公正的法律保護你,你的生命就不再有安全感,只好繼續回去作取悅主子的奴民。
和專制主義相對的,不是低落的經濟效能,更迫切的,是我們這些平凡的多數人是否能正直地活下去。或更準確地說,是否能正直「和」活下去。

專制噩夢恐將重演

歐洲近代民主發韌的力量來源之一,是人民想充分安全的活下去,保住生命和財產。自保是共和主義之源。任何專制勢力都掐住你最底層的生命安全感,因為你的一切,你的財富、你的生命,都是他所賜予,任憑他高興拿回去。
台灣社會近來為了交換專制者賜予的經濟利益,和中國的政治和資本勢力不斷妥協。專制主義的權勢力量,有計劃地進入台灣社會重點領域。在這些沉默交易中,我們犧牲的不只是民主,而是我們在解嚴後挺直了二十幾年的腰桿及逐漸流失的安全感。
這二十幾年來,每個平凡人可輕鬆地正直過日,是因民主社會帶來前所未有的個人和社會安全感。也許我們壯老一輩的人可再對新專制者以熟悉的角度彎下腰去,但那些解嚴後已天經地義地、正直地活了二十幾年的年輕人,我們還不懂恐懼的孩子們、學生們,恐怕要重演過去台灣歷史反覆發生的噩夢,在未來專制武力的襲擊下,才願意讓被擊斷了的腰桿垂下去。我們如何捨得這些孩子?
你說你很正直,你身邊正直的同胞被騷擾、逮捕和槍斃,你說你很正直。其實我們每個人,包括我們的政府,正在忙碌地為利益和專制者交易我們的同胞。孱弱的民主失去保護我們的公民的能力。
旺中購併中嘉十一家系統業者是台灣公共領域發展的分水嶺,其經營理念及政經權勢和關係,對台灣的民主和個人安全感威脅甚鉅。取悅他抑或留住你的命?此為人人自危。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助研究員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