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浮華中安身

出版時間:2012/08/05

今早在btr的部落格上看到這段話:「在一些後現代藝術作品裡,以巨大而誇張的比例展現日常生活中的微小物件,也可以達成意外的效果。」

btr這裡寫的是藝術,卻讓我想起他這個人。
btr是上海的編輯、作者、譯者、文藝青年。在上海這魔性的都市裡,事物與慾望被不成比例地放大,價格或價值叫人滿眼撩亂。日常生活中的微小物件,在藝術裡被放大。
我在這城市裡感受到的情緒,也總讓我有種「是否比例錯亂」的擔憂:太高興與太憂愁,都可能是浮華的一種變貌。
在那裡我有個和善樂觀的朋友叫btr,但我有時想,他的思想和情感或許是謹慎的,不放縱使它們氾濫。

小圖書館飄晚餐味

經常和btr一起出現的俞冰夏則正相反。俞冰夏是跳級念大學的資優生,大四就翻譯了艾柯的《悠遊小說林》,她聰明,說話直率,動不動就要掀起爭論,其實是個內心柔軟的巨蟹座,故作兇狠狀。她鋒芒畢露,不服管束。我卻感覺,她彷彿是在這總要將人拉成不成比例的巨大或渺小的城市裡,對抗著空氣中一把看不見的量尺。我們多少都曾被那量尺所引誘,讓它在我們身上投下了太大或太小的影子。
btr除外。他對俞冰夏的驚人之語一笑置之。激動的爭論或玩笑後,我們又會選擇用什麼比例看待事物與真實?
btr和俞冰夏在上海南京西路的弄堂裡辦了一個小圖書館。弄堂雖在鬧市,卻還維持著老上海的家常氣味,是那種從窗邊走過,能聞得到人家的晚餐,充滿實體覺受的環境。
btr說他喜歡這種家常的味道。我想也是。在這些生活裡,動盪的思想自會找到合適的尺寸。

張惠菁《啟稟娘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