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蝦請吃飯

出版時間:2012/08/26

星期六的晚上,小蝦在家燒了一桌菜,請大家吃。這活兒可不容易,為了這桌菜她還得早起去市場辦貨—小蝦請客規格高,她為一頓飯辦的貨,比我一年一度辦年貨還豐盛得多。

來時滿滿走也滿滿

就請客吃飯這件事上講,年紀輕輕的小蝦基本上是個老輩人。
她做菜招待朋友的格局,感覺上接近林文月《飲膳札記》那級別。用心開食單,總是有海鮮有飛禽走獸的一桌大菜,冰鎮豬腳、麻油腰花、清蒸筍殼魚、花蟹、祕制雞、蔭苦瓜、薑絲蚵仔湯……無奈食客等級差太多,光會「哇,好澎湃呀」地叫兩聲,便再擠不出什麼有文采的讚嘆話和祝酒詞了。主人有老輩人的用心與手藝,客人只有年輕人食量與保鮮盒。
有保鮮盒是因為小蝦事前提醒大家帶上保鮮盒。一盒子裝滿帶回家,給接下來幾天加菜。
有時我覺得食物是小蝦的氣場。在家做菜是滿滿一桌,去餐廳點菜也是滿滿一桌。甚至讓我們保鮮盒裝得滿滿地帶走,那彷彿是氣場延伸到一起吃飯的時間之外,跟著我們回了家、一路延展到下一餐,微波加熱。
我總覺得再熱鬧的飯局裡,都不免有一點孤寂—也許只有我這樣想,也許我以外大家都是百分之百熱鬧得很純粹。從前我會因為百分之十孤寂的存在而迴避這些場合,免得告訴自己要露出超過百分之九十的笑容免得掃興。
但星期六小蝦請客之後,我忽然覺得,或許大家心裡都是有那百分之十的孤寂。或許小蝦也有。只是她沒有走避開的路,她用澎湃滿格的食物去填滿人與人之間的空白。
我們都有負責填補的時候。有時用食物,有時用話語。謝謝小蝦的澎湃。

《啟稟娘娘》張惠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