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下蝙蝠頭

出版時間:2012/09/02

Gigs音樂雜誌去訪問陳綺貞,芩雯把訪問錄音整理成文字檔後傳給我先睹為快。裡面有一段談到1982年英國搖滾歌手Ozzy Osbourn的演唱會,聽眾丟了一隻蝙蝠到舞台上,Ozzy Osbourn(可能)以為是假的,張嘴咬下了蝙蝠頭。

咬下蝙蝠頭,日常世界裡幾乎不可能發生這種事。但在那個當下,或許是超正常的也說不定。有些場合,是支持出格的。過火的行為,力量,無所畏懼,沒有思考和猶豫,直接的出格和挑釁,在某些場合,這些是被期待的,於是咬下蝙蝠頭可以發生。

人多時候就怕冷場

想到這件事時,我在一個完全不同的場合。我在我的朋友F姐家,很歡樂地看著星期天晚上的綜藝節目。一時忽然便想,綜藝節目影響生活真巨大,以至於我們時時覺得:生活裡也要有歡樂的氣氛。會話時時有玩笑打底,在餐廳和咖啡館,大部分交談都是玩笑式的。我們也習慣用笑聲填話語的空檔,無論是傻笑、假笑。我們會在談話中做出跌倒狀、打人狀,吐槽對方或虧自己,我們會假裝求饒,我們很有綜藝感。
如果1982年的某夜晚,Ozzy Osbourn演唱會現場曾有過「發生什麼都不奇怪」的氣氛。我們把綜藝節目的說話方式帶進生活,還真限制了很多可能。我就常常會下意識地怕冷場,便說起許多玩笑話。那其實不能構成溝通,填時間的檔期而已。
我們這一代的人所能給予彼此最好的人情味,是接受彼此一切出格的行為。不見得是咬下蝙蝠頭這等事,但也別隨便拿笑話來套。我常想,應該抵抗隨便說笑的誘惑,只說真正有意義的話。但那又使我顯得太嚴肅,結果連我認為有意義的話都講不出來了。在許多浮木般的玩笑話裡,我常常想要認真抓住點什麼,而不是讓一切溶解在笑聲裡。我想或許真正的人情味,是把對方特別看待,看作一頭珍奇的獨角獸。或者,一定要加點歡樂的話,可以是一隻倫敦奧運的獨眼吉祥物。

張惠菁《啟稟娘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