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而熱血

出版時間:2012/09/09

在這世上有一個人,她的名字叫小派。每當我看了某部電影急著想分享、而在網上敲她時,絕不會得到「喔,不錯啊」這種溫開水的答案,也絕不會將電影讓我激動萬分的點聽錯,以至於瞬間冷掉的人。她是個熱血的人。不要小看熱血,熱血是一種天份。
我也是熱血的,我常在看電影讀小說時激動,但不一定說出來。有陣子我和小派各自心裡有事。該怎樣面對那些明知它存在,卻暫時無法改善的問題呢?有些人會用聊天抒壓,我不喜歡。有一天我告訴自己,那種在聊天中得到的「我不是孤單一個人」的感受、「有這種感覺算正常嗎」的參照點,都是假的。向同儕的眼光要求肯定是種壞習慣,會嚴重限制一個人對「正常」的定義。必須像抗爭最嚴重的社會不公般,抗爭那個總想被人認可的自己。

沒有人是完全孤獨

那段時期我把熱血都用來抗爭自己。小派似乎也是。偶爾我們從各自的抗爭中,突破表面張力般浮出水面,大口呼吸,看一眼對方的存在。有時恰恰在我最不安時,她寫出一句「不要害怕,我看得到妳內在的靈視」,貼在臉書上。那並不是給我的話,但我在巧合的時間看見它,像被戳中要害一下子跳起來。會不會世上的人,其實是在各自的時空,看著同一部熱血的電影?劇情演到那裡,大家心裡都有數,願不願意承認而已。
「沒有人是完全孤獨地活在世上」,這是一句老梗,老梗到我們要花上很多時間,才肯真正相信它。有一天看著勒卡雷小說改編的電影,我又熱血起來:「小派,《鍋匠、裁縫、士兵、間諜》好好看啊。」馬上又上網敲她。
「真的!那個世界好厲害。」果然她看過,果然她一如既往熱血地回答我。我們都變好了嗎?我不知道。也許我該習慣,每個人身上都有解決不了的問題,就像每個人都有心臟一樣。我們可以各自黑暗,一起熱血。

《啟稟娘娘》張惠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