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一起洗個腦(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9/11

香港數十萬市民擁聚街頭,所為何事?最簡單的一個答案是我在台北捷運站側耳旁聽來的:「一個十五歲的小男孩絕食抗議香港政府宣傳共產黨,超酷的!」

這話要是給香港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的總監黃志明聽到,一定會吐血抗辯──他是這一次「國情專題教育」事件的官方代言人,當幾乎全港民意一致反對洗腦教育之際,他卻大聲疾呼:媒體和大眾「未知先審,未審先判」,他希望所有的人都應該先把爭議的焦點(一本題名為《中國模式》的小冊子)從頭到尾讀完。這個說法跟台灣不少的當局首長所持之論相當接近,一旦民眾對政策容有疑慮,他們就會說:你只看到了一部分,並不明瞭問題的全部。
我可是讀完這一部內文34頁,由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製的小書,當然也就明白了它作為「國情專題教學」的教綱,究竟所為何來。這事看來與台灣本地關心文林苑都更、關心美麗灣環評、關心核二廠工安、甚至只關心富少幹了哪些小模……的公民無關。不過,面對身邊這樣一個崛起強權,這樣一個無論在血緣、歷史、語言和一切令人嚮往的古典積累上都具備相當優勢的大國,台灣和香港都無從迴避一個「認同輸入」的問題。

表面讓步實逼表態

這部課綱並沒有署名編者,但是從19個參考書目可知:其中18個材料出自內地中央文獻、紅旗文稿、黨校、馬克思主義研究等圈圈,剩下的一個則是胡錦濤2007年在黨代表大會上的講話。不過,編者還是相當狡猾地拈出「華盛頓共識」敗壞全球經濟,也不知所云地轉借「布達佩斯俱樂部」標舉生態責任,這些名詞一推出,無論或揚之、或棄之,都藉由「偽學院名詞」之烘托巧飾出「中國模式」為一具有抽象思維而且勢屬必然之思路,甚至行動綱領。
儘管官方大聲疾呼這套教材沒有洗腦的問題,於抗議大潮突起難扼之後復給予三年「緩刑」,亦即三年之內授權各校自理其頭,願意洗的就洗,不願意洗的三年之後再說。表面上看來,港府是讓步了,實則這卻是更進一步的操弄。試想:搞洗腦就搞洗腦,屈從的還可以說迫於無奈;自願接受就涉及了隱藏於非強制性手段之中的強制性,也就是誘逼表態;讓洗的和不洗的之間憂忡互疑,這是更深刻的「認同輸入」。
幸好教材裡放了一張照片,那是一排鼓號樂隊,吹吹打打「歡送」著一群因為三峽工程而被迫遷居的男女老小,當先一老太太神情落寞,看似極不願意地在子媳牽拽之下蹣跚前行,下方文案則寫道:「三峽移民數量之巨更是前所未有,超過約三十個國家的全國人口,堪稱世界級難題,最後在中央、地方、各部委通力合作、分工制衡和糾正錯誤下,最終取得成功。」
這一張「音畫分離」得如此強烈的照片說明了甚麼?說明了香港國民教育服務中心睜著眼說瞎話。洗腦會成功嗎?讓我告訴你,一個人自己無論讀甚麼都不會被洗腦,但是當一大群人為飢寒驅、為稻粱謀,不得不奮力出一頭地之時,大家會爭先恐後地搶答:「洗我!洗我!」
洗人者「最終取得成功」了。台灣人現在爭先恐後罵國民黨從前搞白色恐怖,從今日之事觀之,沒有人被洗成三民主義的信徒,但都被洗成了向當權者低眉哈腰的滑頭。

<果然有話>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