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失戀寫的詩

出版時間:2012/09/16

葉子失戀了。雖然有點殘酷,但我腦中閃過的竟然是《失戀33天》的台詞:「二百五的腦子加林黛玉的心」。當然我沒說出口,等她好點再叫她去看《失戀33天》吧。

葉子high起來屬於爆笑界的極品,一旦落入傷春悲秋模式,也是一付地老天荒的架式。她的快樂悲傷落差很大,我總覺得帶點喜劇色彩:這一刻哭完,下一秒可能就大笑了吧。絕不是在損她,相反地我支持她。
要是能把一輩子的時間快轉,誰的傷心快樂不都像是飛機短程起降?拉高要快,降落要穩。傷心,快樂,都拿起都放下,high得起low得過,那就超越了。在我們這個一切都以倍速前進的時代,誰說情緒沒被加速到?

急拉猛降很二百五

不知葉子有沒聽懂我的安慰。她年紀小我一截,大概還不到能跳出來看自己的時候。前一天看她在臉書上耍寶,24小時內就傷心到無以為繼,一墜落就認作是沒有盡頭的俯衝。換做文字,這迭宕起伏可以是詩。用情緒寫的詩。
我覺得這是葉子的天分呢,她情緒的起降幅度,對這起降的耐受度等等……,我也對她抱有信心,總覺得她會在谷底彈跳回來,又上雲端。
那一次次情緒的急拉猛降,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不過是人類大悲喜體驗又在進行新的研發罷了,以及為了承載這些情緒,順帶進行著靈魂性能極限的測試……。最終我們都會從情緒裡出來,把曾經負載不住的悲傷,輕輕撣落就像昨日的角質。
陷在情緒裡時我們都很林黛玉,從那情緒出來後我們還偷笑暗罵自己二百五,在這過程時我們好怕被看做不正常,尤其當歷程被濃縮在極短的時間裡又林黛玉又二百五時。
其實何必用約定俗成的「正常」,去限制情緒擺盪的幅度?本來沒事,是「正常」把事情不正常化了。不如相信,現在發生在身上的一切終究會貢獻資料給人類靈魂總集體,無論大哭大笑,如詩少女情懷,百無禁忌請笑納。

張惠菁《啟稟娘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