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又來了(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9/18

百多年來日本對亞洲大陸的進犯與竊佔總是依循一個模式:倚仗一個強國,擴充一份條約;這是日式軍國主義遠交近攻的手段,它從前利用的是中國之積弱與貧窮,今日所利用的則是列強不允許中國之脫離積弱與貧窮。
近百年前的中國,經過國內無數大小勢力集團的撕裂和衝撞,終於經由參與歐戰得以向戰敗的德國討回在山東一切權利。日本卻橫空插手,藉《英日同盟條約》與英國攜手,出兵佔領膠州灣、膠濟鐵路與山東半島。百年後的爭端亦復如此,只不過英國換裝成美國,而《英日同盟條約》換裝成《美日安保條約》。英國、美國多麼便宜?他們只消點點頭,說一句千古不易的老話就可以了:「尊重條約的神聖性。」
2012年秋天真是千載難逢,錯過這段時間,掠奪釣魚台群島時機恐怕10年難得。放眼看去:美國正在舉行大選,兩黨候選人總要就國家安全的最大公約數,向選民交代其太平洋西岸「島鏈圍堵」中國的力量並未鬆動;中國十八大換屆也不欲惹是生非;台灣的聲音或從來不入日本當局,且讓馬英九把彭佳嶼當釣魚台,喊幾句與國人共勉兼自慰的口號,反而「台日關係40年來最佳」正是馬英九雅不欲忘懷的最大政績;更何況台灣內部還埋伏著老而不死的日本浪人李登輝,不時還幫腔叫幾句:釣魚台群島原本就是日本的。
李登輝說得不是不正確,只是不全面而已──就他身為一個日本人的邏輯立論,若釣魚台群島屬於台灣,而台灣事實上也該劃歸為日本的一部分,這是「日產台人」的普遍信仰,不能訴諸理辯。而由幾塊礁岩一般的蕞爾小島所鼓盪起來的民族主義情感,對於很多台產年輕人而言,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依據我觀察,在所有爭取釣島的論述中,能夠打動台灣青年的最多只是「釣島大陸棚下可能蘊藏豐富的石油」一事而已。

炎黃子孫被激化

時下的青年很難想像:41年前在美國各大城市與台灣各地掀起的「保釣運動」所為何來?時下青年也不會知道:當局藉由壓制保釣運動而發起的大規模「身分清剿」,使得國民黨以「黑名單」之尚方寶劍峻拒了數以千百計的留美學人返國,幾乎一整個世代的學術菁英被迫在家國思想和信仰上轉向。這讓我們不得不再重新想一想更遙遠的1919年。當時,不也因日本人的侵略所發動的民族情感,而動盪了一個剛剛準備自立自強而恨不能成的國家嗎?
從表面上看,鬼子又來竊佔中國領土,難道僅為到頭來誰也獨吞不了的石油?不,我反而覺得日本當局早已從1919年中國青年不滿「巴黎和會」所掀起的五四運動狂潮透見:對於釣魚台之佯攻,適足以挑起兩岸當局所不能面對也不能處理的社會動盪,這就值回票價了。
日本當局只花20億日幣,把錢撒給一個走偏財運的地主,就有機會讓日中關係在不致破局的邊緣擾攘一陣,中國放幾句狠話,香港罵幾句粗話,台灣說幾句冷笑話,釣魚島誰也不會真佔去,島下的石油誰也不會真挖走,但是燒的車、砸的店、傷的人,大約都在中國自己的領土上。縱令波及日產,撕裂最深、激化最烈和崩解最甚的,還是基於種種社會既有矛盾而義憤不能自已的炎黃子孫。
至於台灣,馬英九曾經自詡為保釣的一代,他當時若真深入參與、研究了真誠的撕裂、激化和崩解,他應該是在黑名單上的一方。他不是,他最乖,所以他去彭佳嶼說的是廢話!

〈果然有話〉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