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回答一個問題(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09/25

王如玄看似回到她最初的戰鬥位置:在全國勞工的那一邊,一個站在弱勢旁的良善官僚,苦民所苦,且不惜為捍衛政策丟掉烏紗帽……在一個只能推拱社會清望之士擔任明星政務官的內閣中,各部會不知如何協調執政,只能各執所見,那麼,像楊志良、王如玄這樣賭烏紗的戲碼自然一直上演。人們也失去進一步追問的能力:除為勞工階級爭取幾塊聊勝於無的薪水外,王如玄還為勞工做了什麼?
不過是整整5個月以前的4月24日,在答覆網友提問:「物價一直漲,企業卻都不加薪,我們生活該怎麼過?勞委會能做什麼?」之時,王如玄說了很多,大約可以分為幾個面向:其一,企業利薄,中小企業困於產業沒有轉型,賺的也都是血汗錢(意即加不到勞工身上去);其二,把原本預計的加薪當作成本吸收,以補貼像勞退新制、勞保年金實施後增加的成本。當然還有第三種──王如玄也明白──那就是明明賺了很多錢,但是不願意和員工分享。
王如玄所領軍的勞委會能幹嘛呢?在訪問中,她以「絞盡腦汁」來形容,最後得到的答案是:調整基本工資。因根據該會的統計,全國約有140萬人是在基本工資的邊緣,這是看起來讓「較多數人」提升所得而有具體數字可為憑的作法。不過,你要不要問:基本工資從17880元調到18780元時,你感覺到生活寬裕了多少?更別說提問中本來就有一殘酷的前提:「物價一直漲」。
接著就是號稱「給青年人釣竿」的「青年就業讚計畫」,據說勞委會是要提升勞工擁有的專業能力,「讓人才更有能量」。針對18到29歲的年輕人,初次找工作而無者,或已連續失業六個月以上者,勞委會提供兩年12萬的青年社會補貼,讓他接受訓練。聽來不錯,還真投下了資本,「高科技創業研發管理班」、「創新創意創業發展師認證班」、「雲端網路應用達人培訓班」,課程從24小時到60小時不等,國家全額補助的學費由6千到1萬2千不等,請問:除替來上課的講師補貼家用,這樣的名目與補習,就是國家解決青年失業、產業失調的靈丹妙藥嗎?

要勞工自求多福

最妙的是王如玄一向沒有忘記她早年從事社運的身分和背景──請容我贅述一遍──提問明明是「物價一直漲,企業卻都不加薪,我們生活該怎麼過?勞委會能做什麼?」她的第三招居然是:提升勞工團體談判的能力。什麼意思?說白了,王如玄的話就是:「鼓勵更多工會組織成立,向資方爭取自己權益。」她還有一套看似宏觀約取的說法:「其實關於薪資,在國外政府通常不介入」「我不是說一定要罷工,但應該要讓台灣的勞工更有能力去跟僱主要求薪資。」
我們不要苛責王如玄,比起兩年前,她這一題算是答得不壞了。2009年底,教育部推出月薪2萬2千元的大專生企業實習方案(22K),遭各方質疑是在壓低大專生身價,王如玄卻表示,職業市場講究供需,「嫌兩萬二少?」「要是沒有這個方案,這些人一毛都沒有。」這就是真正的王如玄。不要當她是失言,站在勞工身邊,她就是這麼想的:我已經開倉放賑了,你叫花子能嫌吃不飽嗎?

〈果然有話〉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