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甚麼紀元(張大春)

出版時間:2012/10/09

中華民國真正走過整整100年的日子是在今天,鄭愁予在46年前的詩作《革命的衣缽》曾寫下這般句子:
啊 這是甚麼紀元 今天
教師在黑板上僅僅寫了兩個字:民國

立刻 一堂學子就快意地哭了
這是甚麼紀元?我們還在困惑。不止我們,全世界仍舊受困於民主理想之艱難險阻的國度,恐怕都在問:「這是甚麼紀元?」革命發生後,民主還有機會嗎?中國近百年蜩螗板蕩,議者多矣,各式一言以蔽之的結論或感慨似乎統統有理,現代化轉型之不徹底,是的;對專政效能之倚仗或渴望,是的;倫理秩序隨王綱解紐而崩解,是的;自由之氾濫與自律之空洞,是的。說來堂皇的分析與判斷車載斗量,人民能往心裡放、往腳下行的機會卻不多。

沒話題聊外星人

史學家唐德剛教授在一本身後經他人之手編纂而出版的著作《段祺瑞政權》(2012,遠流)中有這麼幾句直俚之言倒很通透:「你不能只在『朝中』把皇帝殺了、廢了,而『家中』還有千千萬萬的小皇帝,穩坐江山,那麼這個社會就不是真民主了。」
百年來的中國有無數個大大小小的當局者,幾乎每個都不肯服氣自己只能爭朝夕,然而得失倏忽,當局便也只好解作「應付當下之局」。這樣蹭蹬了100年,台灣又成了個甚麼紀元呢?
一半人還號稱吾國維持著憲政與法統、一半人則在顧盼自雄於獨立身分,將國號視為借殼上市的門面。國號之餘,我們還有國旗、國歌呢!──國旗、國歌更是打擊國內那些認同對立者的武器,而絕非國家共識的象徵。
那麼,我們還是比較民主的呢!──表現民主監督、全民制衡的最佳事例,一定要先看電視台接受消費者控訴某家滷肉飯擅自漲價的新聞,或是個人行車記錄器裡藉跟蹤而揭發的暴行。
我們的言論可是真正自由了呢!──言論自由所保障的街談巷議發達了嗎?大眾似乎只能關心今日誰上台、明日誰下台;上台陪他一笑,下台盼他一啼。倘若今天沒有人上台、也沒有人下台,群坐在螢光幕上的資深媒體人還會告訴你:外星人其實早就潛伏在我們的身旁──這比當年的「匪諜就在你身旁」不是輕鬆、有趣多了嗎?
你想來點嚴肅的是吧?主導經貿發展的前副總統離任後說:「半世紀以來,沒見過台灣如此茫然。」還在主持國家大政的總統則說:「國策顧問的話我不能不聽,嘿嘿。」
怪不得人說詩人是預言家:
啊 這是甚麼紀元 今天
教師在黑板上僅僅寫了兩個字:民國
立刻 一堂學子就快意地哭了

〈果然有話〉
作者為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