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最少的婚禮

出版時間:2012/10/28

我去了一趟哈爾濱,參加了一場婚禮。新娘小毓是黑龍江哈爾濱人、新郎阿本卻是廣西人。兩人一西南一東北,以對角線橫跨整個大陸。所謂緣分呀。
這是我參加過的,上台致詞的人話最少的一場婚禮,但超感人的。雙方都是獨生子女,是家長唯一的孩子。
阿本父母離異,父親在去年過世了,母親有很多年不在一起生活,關係比較疏遠。阿本離開家,在大城市上海工作,開始負擔養家的責任後,仍然想讓父母重圓。但感情不能勉強,本媽媽並沒有回頭。在哈爾濱第一次看到本媽媽時,感覺她身上有種堅硬的氣質。這是個脫離了家庭的女人。或許傳統家庭真的不適合她。

媽媽講普通話不自在

阿本的媽媽缺席了他的成長過程,反而使他很在乎家人。聽到他照顧父親晚年生活,帶姑姑去旅遊,和小毓家人相處的事,都是細心周到得窩心。婚禮場上,到了新人父母親上台的環節,兩位新人很自在,三位父母都超緊張。本在台上緊緊牽著他媽媽的手。後來阿本透露說:「我事先跟我媽交代,講一句就好了,不要講兩句。」因為本媽媽平常都說家鄉話,講普通話不自在,而且也不是習慣上台說話的人。阿本的交代,是成年兒子對媽媽的保護。
本媽媽接過麥克風,一字一字地說:「祝福你們,百年好合……」
這已經是預先準備的一句話了。但她的尾音上揚,聽起來好像還沒結束,台下的我們都覺得還有下一句。台上,阿本看著她,她也看著阿本,忽然,話就從她口中衝出來了:「……永遠幸福!」
這次是真正的句點。本媽媽看著阿本笑了,阿本也笑了。本媽媽的笑裡有一種好像剛跑完百米衝刺跑的解脫,臉都紅了。剛才那兩句話從她身體裡發出來,賣力的程度,就像是在中外記者面前伸出手臂在星光大道上蓋下手印一般。衝口而出的即興,衝出了阿本的預期,堅硬的本媽媽在台上開懷地笑,笑得那樣真情流露。

《啟稟娘娘》張惠菁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