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家鄉變調 只能以車為家

出版時間:2012/10/30
陳財能 台西鄉民
陳財能 台西鄉民

Q:你原本住台西崙仔頂,為什麼有家不住,要跟太太開著貨車到處走?
A:六輕來了以後,我媽68歲、姊58歲、小兒子19歲都得肝硬化死掉;我哥53歲也因肝癌過世。5年前我被檢查出也有肝硬化,問過很多醫師,都說肝硬化不可能好,唯一方法就是別讓病情惡化。我那時決定不住這,自己在貨車上組裝床、廚具、電腦和廁所,載著太太到溪頭山上住。我覺得名利無意義,生活不必奢華。我每天一早吃飽飽,去爬山,中午飯後就睡覺,6年都這樣過,村子有事才回來。

兒子沒等到捐肝

那天回崙仔頂吃喜酒,聽到廣播車說,台大公衛學院詹長權教授要在台西舉辦「六輕污染物與健康影響座談會」,我就跑去安西府前面聽。教授說我們雲林人有權向六輕提出集體告訴,我想既然居民有權,那我家應該最有資格了。像我小兒子15歲那年肚子莫名腫大,到醫院檢查,發現脾臟腫,轉到台北榮總,拿掉脾臟,醫生又發現他肝硬化很嚴重。我和太太很擔憂,想換肝,可是全家人跟他配對都配不起來,只好等捐肝,等了4、5年,他還是肝昏迷過世。
我心雖痛,也得打開心結,只是不明白,為何我家人都死於肝硬化跟肝癌?厝邊也納悶,有人說,「是不是基因出問題?」但我有4個姊姊,3個嫁到外地都很健康,惟獨住台西的姊姊肝硬化過世,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六輕污染有關?

Q:會不會有人說你牽拖?

A:就是沒證據,我過去都沒講。20年前六輕在蓋,我做土木工程,講句公道話,有錢人要來跟我們做厝邊,沒什麼罪。大家只知道六輕是石化業,要煉油,誰曉得398支煙囪天天在隔壁吹,1年有8個月的東北季風,不只空氣很臭,灰塵全吸進我們身體裡。鄉民又太憨,沒人知道排放的丙烯酸、丁二烯等氣體都有問題。
直到近年許多學者研究六輕的揮發物和排放物污染了雲林的水和空氣,還陸續發表研究報告,我們才知道雲林的高罹癌率與六輕應該真的有關。當初縣府還替六輕在工業區蓋碼頭,讓他填了一大片泥灘地,現在六輕佔著地,養殖業被害最慘,明明被污染,怕影響銷售又不敢講。

Q:有份匿名的《親親報報》免費發放,內容像是為六輕辯護,你有看到嗎?

A:我拿到這個報紙,看到頭版寫癌症與六輕無關,火氣就往上飆。你看座談會聚集2百多位村民,就是凍未條(台語:忍不住),沿海土地已被出賣了,不能連我們的命也賠進去。六輕明明製造大量污染,難道居民連抗議都不行?反正我剩下半條命,活一天算一天,不怕了。記者許家峻採訪整理



搶當《好蘋友》壹會員
快註冊免收費!不註冊會後悔!
快點我註冊→https://tw.adai.ly/Ml924UpCSU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