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務部無心落實兩公約(林欣怡)

出版時間:2012/11/16

台灣於2000年政府宣誓的政策是逐步廢除死刑,且在2009年政府批准兩國際公約並且內國法化後,「逐步廢除死刑」本著《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第6條的精神,應該不再有疑慮。

台灣也曾經於2006年至2009年間停止死刑執行,2010年重啟死刑執行以來,引起很大的爭議,因依據ICCPR第6條第6項「本公約締約國不得援引本條,而延緩或阻止死刑之廢除」,一個國家批准公約後,本當在已停止執行死刑基礎上,以更積極、具體的政策作為,達成廢除死刑之目標。但台灣政府的作為卻是與公約的精神完全背道而馳。國內關切兩公約施行的相關團體曾多次向法務部表達相關意見,但法務部卻總是片面解釋公約,自認為他們的作為符合公約要求。
今年10月份,聯合國關於法外處決、即審即決和任意處決問題的特別報告員Christof Heyns先生提交了一份報告給聯合國,特別提醒各國有關判處死刑的限制,尤其是對於那些保留死刑的國家,依據國際法規定是必須符合嚴格的要求。同時他也指出,死刑的判決和執行的資訊是必須要透明的,尤其對死刑犯的家屬和律師。
過去國內外人權團體一再呼籲,基於人道考量,在台灣全面廢除死刑前,法務部執行死刑應該要事前告知家屬,並讓家屬和死刑犯有見最後一面的機會。但是法務部卻總是以「穩定囚情」作為理由而反對。我們看到《自由時報》記者所寫的報導《現有61個死刑犯,秋決下波瞄準最惡者》,這才了解,法務部所謂穩定囚情而不能說的祕密,不能對死刑犯說、不能對家屬及律師說,卻能夠對一名記者鉅細靡遺的說明,為什麼?

擺明了只是做文章

此外,在ICCPR第6條規定,死刑只能適用於最嚴重的犯罪,且依據ICCPR的第6號一般性意見書中指出「國家有義務把死刑的適用範圍侷限於最嚴重罪行」、「『最嚴重罪行』這個詞必須嚴格限制,它意味死刑應當是一項十分特殊的措施。」
這則報導除了說明執行人數最多不超過9人,且具體指明是哪9人,法務部考量條件為「惡性重大及被害人數」,這也才讓我們了解法務部長的「真心」,他認為其他的52人相較之下並非「最惡者」,也稱不上「最嚴重的犯罪」,那當初為什麼檢察官要求處死刑,且法官判處死刑是否正說明了台灣量刑死刑的恣意與不確定性?
前述的聯合國特別報告員Christof Heyns先生的報告,更是佐證了我們的論述。
法務部除了是逐步廢除死刑政策的執行單位(或者現在應說是「死刑執行」的單位?),也是明年邀請兩組國際人權專家來台灣審查兩公約秘書處,法務部明明知道審查結果可能會認定台灣違反公約,卻還是在這個時刻決定「快快執行」以毀屍滅跡,而非謹慎的面對公約的國際審查,擺明是對這些國際人權專家的不尊重。
若法務部長一意孤行要在這個時刻執行死刑,我認為就應停止國際專家的審查程序,因為這麼做既浪費時間、精神,也浪費納稅人的金錢,反正法務部不就擺明著,兩公約只是做做文章。

作者為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