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膽妙算

出版時間:2012/11/25

老鼠出現在眼前的方式非常驚悚。我在半夜4點醒來,正辨識著頭頂傳來的可疑聲響,忽然一個黑影從牆上落到床沿,以不可能錯認的重量感,咚地在彈簧床邊緣蹦了一下,就竄到床下去了。

老鼠蹦下床的瞬間,我反射性地從床上跳起來,跑出房間把門關上。我在清晨5點離開家門找速食店吃早餐。我需要暖胃。我需要安慰我被嚇到的膽。
4個小時後,朋友們紛紛為我籌劃驅鼠大計。但首先得解決回家問題。推測老鼠是從我床舖上方,空調管線的孔隙鑽進來的。這推測造成我心理障礙,怕半夜又有老鼠跳下來。要是這次跳得失準頭,直接著陸在我臉上可怎麼辦?於是米亞讓我搬進了她家。

與敵和解「抓起來養」

迪納說:「借隻貓放家裡。」阿姨說:「去買捕鼠板。」米亞說:「抓起來養。」抓起來養?在所有可能的建議中,米亞總是給我最不可能的答案。「妳是故意亂講的吧?!」從前我都會落入這個反應。在歷經幾年的誤會與交情後(包括這次如此給力,二話不說讓我住進她家,她自己睡沙發),我終於默默學會,何必計較彼此眼中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可能性。
在篩檢完「我做不到的」(用捕鼠板粘到老鼠後我要怎麼辦呀),和「不可能的」(抓起來養)後,最終我採取的建議是阿曼說的:「把家裡食物淨空,沒有東西吃,牠就會走了。」
養貓的雷尼大力推薦:「帶些貓屎和貓尿回家,放在房間各個角落,老鼠就怕那個味道!」雖然有達人級的解說,我還是決定跳過這步驟。雷尼為此大為抱怨,說我都不聽他的話。唉,要我這沒養過寵物的人,打包貓屎尿回家,是有門檻的好嗎?雷尼覺得我不聽他話不可思議,就像我覺得米亞不可思議一樣。大約人生在世,需要他人,才能知道自己的限制,與限制的限制。
清空食物,在米亞家住了一周,老鼠已經離開我的家。

張惠菁《啟稟娘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