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是個動詞

出版時間:2012/12/02

我覺得電影《復仇者聯盟》的故事很有趣:一群超級英雄集合在一起拯救地球,卻因個性不合,自己人吵了起來大打出手,那破壞力真不是蓋的。像美國隊長這樣的主流英雄,注定不會懂得反社會的綠巨人浩克,但浩克和鋼鐵人卻有他們微妙交流點。還有,善射的鷹眼,一上來就被敵人控制了心智,因為敵人讓他看到「下一個目標」—在那瞬間,鷹眼的目標導向被駭客盜用帳戶了。老實說,我覺得這些劇情真是超寫實,現實生活裡上演幾百回了。

體育競技取代戰爭

因此我也很喜歡當鷹眼被黑寡婦狠敲一記醒來後,開始「意識校準」的回復過程,他回到團隊裡活著,把目標重新理到一致。正如美國隊長、鋼鐵人、浩克、雷神索爾在做的事。只是,一定得強敵當前,超級英雄們才能團結一致嗎?和平時期不可能嗎?有人說,人類文明了,體育競技便取代了戰爭。如果人性確實需要一些競爭,來逼迫發揮最大功率,否則難有實現感,那麼體育確實是比戰爭更良性,更賞心悅目的選擇。競爭不必非得是和他人比較,也可以是建立新的規則。
前日在大衛米切爾的小說裡讀到一句:「靈魂是個動詞,不是名詞。」感意甚佳,若有所悟,遂貼上臉書。3秒鐘不到,詹偉雄悄悄來按了個讚。我忽然想起他辦的運動雜誌,不就叫做Soul,靈魂嗎?Soul真的是好看!找來文學獎得主如童偉格,以絕佳的文學筆觸描寫運動場上的瞬間、與場下的人生。台灣的運動書寫生生便拉高了一個檔次,而對文學的想像也生生寬了一個維度,對呀,誰說這麼精準的文字操控度、與對現實的洞察力,只能在文學副刊的版面發揮?
面對我一番大讚,詹偉雄只回答:「動詞,動詞啊。」一種了然於心,證實無誤的口氣。
因為偉雄的堅持與建立新規則,如今在台灣靈魂不只是一種音樂,也是一種運動。動詞,無誤。靈魂,ing。

張惠菁《啟稟娘娘》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副刊》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