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約束 對瘋子無效 (柯翰默Charles Krauthammer)

出版時間:2012/12/26
康州槍擊案後,紐澤西洲向民眾買回逾千把槍。美聯社

所有濫射無辜事件都有三個元素:殺手、武器與文化環境。一旦槍聲停止,各界馬上會跳出來講自己認為的問題根源與解決辦法,接著便是點名,找代罪羔羊,各說各話,根本無法理性討論。
但我們來認真思考一下:
一、武器。康乃狄克州紐鎮發生大屠殺後不到幾小時,焦點都集中在作案槍枝與要求立法管制。數名支持擁槍權利的重量級民主黨人,都鬆口說願意討論槍枝管制,范士丹參議員正提案禁止持有攻擊步槍。歐巴馬總統把重點放在管制槍枝與彈藥,宣布成立專責小組研議。
原則上,我對管制槍枝毫無異議。國會1994年通過禁止突擊步槍的法案,我當時也支持。但問題在於這個法律沒效果,原因很簡單,除非你準備沒收每個人既有的槍枝,禁止民眾持有武器,撤銷《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任何槍枝管制都難有效果。最大威脅是早已合法持有的槍械與彈匣,這是1994年法案失敗主因之一。目前民間至少有150萬支突擊步槍在流通,以及2500萬個高容量彈匣(亦即超過10發的彈匣)。這種存量得花100年才能耗損殆盡。

生活充滿變態圖像

二、殺手。人間總有變態,但以前他們不能四處遊蕩。身為1970年代在麻州執業的心理醫師,我常會在急診室外判定病患會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威脅,而強制其住院。我並不喜歡做這件事,但當年我可以把病患送去強制就醫,不像今天的繁瑣規定使強制就醫變得難上加難。
今日街頭遊民一大部分是精神病患,以民權之名,我們任由他們有權自生自滅。這些精神病患有極小部分變成殺人魔。例如,槍擊眾議員吉佛茲的拉夫納,他身邊的人都懷疑他精神有問題,相當危險。但事實上,他必須殺人之後才能強制送醫隔離。
2000年代濫射事件是1980年代管制更鬆散時期的3倍,柏克萊加州大學2011年研究指出,強制送醫措施力道較大的州,發生殺人案的比率減少約三分之一。
三、文化。我們生活在充滿暴力甚至變態圖像的娛樂文化中。老一輩會大感震驚的內容,卻是青少年習以為常的畫面。不只是電影,青少年花很多時間在電玩中扣扳機,大開殺戒,卻不會感到痛苦。而當瘋狂、孤獨、危險的一小撮年輕人,出門實踐他習以為常的動作時,就造成震驚世人慘案。
如果我們真要防止紐鎮與科倫拜屠殺事件重演,槍枝、醫療與文化都必須一起討論。諷刺的是,過去30年來美國兇殺案已減少一半,槍殺案也減少。我們並非活在槍殺氾濫年代,而是歷史性下降的時代。
唯獨這些難以想像的大屠殺有增無減,但這種事情原本就很難防堵,法律可以約束理性的人,對瘋子卻無效。我們能做的是設法防堵他們,解除他們的武裝,壓抑他們原本就有殺人衝動的「娛樂」。不過這有代價。槍枝管制碰觸到《憲法第二修正案》,強制送醫牽涉到《憲法第五修正案》的自由條款,削減暴力「娛樂」涉及《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加強公眾安全幾乎都會限縮個人自由。
我們在911後願意付出代價,現在我們願意為紐鎮付出什麼代價?

美國與世界
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