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異語:順利高貴 非我追求的人生

出版時間:2013/01/23

Q:從台東美麗灣度假村、中科三期、四期環評案,到大埔跟文林苑王家,你都代表環團及弱勢人民跟政府打官司,被威脅過嗎?

A:我沒遇到明顯恐嚇,但從我當環評委員,就有利誘問題。像台北某大型開發案,開發者用名下其他企業或基金會開出7位數請我當法律顧問,擺明要我為案子背書。如果我答應,開發者就可以封住所有環保團體的嘴巴。我沒接受,人生路很長,沒必要為了錢,毀掉自己過去長期累積的聲譽。

Q:可以維持生計嗎?

A:我還是有些單純商務案件,只是我花一半以上時間在這些比較沒收入的案件上。像中科四期相思寮我都沒收錢,大埔是他們拿筆錢給我們,但這官司無上限一直在打。還有士林王家,10幾個學生被工人建商告,我們幫了12個,有點吃不消,只好請他們找其他律師。
我常笑,同年齡層執業律師裡,我最不會賺錢。但我還是過得很好,尤其相對於許多底層人。我有較多的專業知識,行有餘力就可以幫他們,像農民突然接到公文說要土地徵收,什麼都不懂,慌在那,不知怎麼辦?

法學教育沒教倫理

我們跟學者一次次下鄉說明。當農民知道有群專家學者支持,比較敢出來跟政府對抗。像大埔跟相思寮,至少反對徵收的農民土地有保留;灣寶抗爭成功,停止開發;還有停建國光石化。
因關心環境,我比較有機會聽到弱勢的聲音。我剛當律師時,高爾夫球正盛行,常常一座漂亮的山突然就被剷光要蓋高球場,我看到會痛,想去處理。我是台灣第一個用法律質疑某些開發是否合法的律師,我覺得若某些案子只是環保跟社運團體反對,民眾霧裡看花也不見得能判斷誰有理,但如果司法做成判決,支持社運或環保團體的論述,社運跟環團的說服力就會變很高。

Q:可是很多判決,政府不理會,像法院判美麗灣停止開發,地方政府乾脆自己弄個環評說開發沒問題?

A:民主國家最可貴就是三權分立,但如今是縱容行政霸凌司法。像南方朔說的,以前民主3分之2多數,現在只要手握51%選票,相對多數,就可以蹂躪49%的人,現在行政機關就是這樣,反正掌權了,不管人民怎麼哀號,都不管。

Q:為何台灣為公義訴訟的律師極少?

A:我不會怪其他律師,畢竟律師是商業行為,像我還是有一定收入來源,只是我不會想賺更多錢,這是各人價值選擇。只是我們法學教育太欠缺教導學生律師倫理跟幫助弱勢的人,像財經法學生念完就可以直接服務財團,但服務財團也是有底限,不該模糊。
對台灣政商金權勾結之深與社會現況,我確實有潛在焦慮。但是沒有結構牢不可破,運動比氣長,我至少先求盡其在我,靠每個案去累積社會能量。不管法官怎麼審,我一定玩到底,不放棄。要扭轉局勢,不能光焦慮沮喪不去做,那樣什麼機會都沒有。美麗灣我們會繼續要求法院撤銷環評。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小啟

《人間異語》專欄文章已集結,由推文社出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