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寬鬆策略 盲人騎瞎馬(盧信昌)

出版時間:2013/01/31

自從金融海嘯以來,一開始是非傳統式的政策紓困、對不良債權金融機構的接管和限期減稅;繼之,G20國家聯合以財政擴張的宣誓,大量對基礎建設和新興產業進行補助。雖然祛除恐慌的金融拋售,最近各國股市也紛紛收高;但面對持續低迷與高失業率,又苦於財政壓力下各類的政策工具泰半用罄,美、日兩國選擇貨幣擴張最是自然不過。
問題是:持續的寬鬆貨幣政策真會有效果嗎?

壓縮消費者購買力

危機發生以來已經過了5年光景,美國失業的確沒有惡化,但卻未見改善;而接連三波的量化寬鬆下,由聯準會(Fed)所購買的國庫券和房產衍生金融商品,其帳上債務已經達到3兆美元;若按照Fed的規劃,未來一年內還要再買進1兆4000億美元。
這樣的以債滾債,以信用的無限量提供來滿足社會檢驗和表象的金融穩健;但遺憾的是,金融交易只不過是帳上移轉,紙上富貴既不可能形成真實的投資,遑論創造就業呢?充其量也只是避免了投資錯誤的現形,好讓金融業內有更多的機會遮掩文飾。
而日本回鍋首相意興風發,挾著大獲全勝的政治權勢要求中央銀行配合,以通膨2%來做為貨幣政策的短期目標;並以超過2成的日幣貶值做為手段,冀圖改變日本企業的生產布局,以便創造國內的經濟成長動能。
日本連年對外的投資增加,雖然影響到國內生產毛額的計算和表現;但境內企業無論在技術與生產效率的創新上,依舊很亮麗;更何況日本的失業率也未見到劇烈的變動。而關於消費信心的提振刺激,在過去的20年間日本已經著手進行過多次;俗諺說得好「豬頭皮炸不出油來」,通膨2%的目標尚未實現,如今年度的日本勞資談判(春鬥),已陷入僵局。
日本境內的零成長,其實是以境外投資的增加,以及生活物價的維持來換取,其所代表的正是日本在全球資源掌握的增加;反之,強制企業的投資轉向不僅會增加災害風險,更直接造成成本的上升;雖然想要以日幣貶值與通膨2%的目標來補貼企業獲利,但卻更會壓縮到消費者的購買力。
究其實,經濟改善靠的就是持續的效率、廉能與技術提升,包括政府效能在內;而經濟生活的開支,也不盡然能以國家的地理疆域為界線。以政治炒短線的思維來推動經濟政策,不啻是盲人騎瞎馬,禍害百年。

作者為台灣大學國際企業系暨研究所副教授

本新聞文字、照片、影片專供蘋果「升級壹會員」閱覽,版權所有,禁止任何媒體、社群網站、論壇,在紙本或網路部分引用、改寫、轉貼分享,違者必究。

下載「蘋果新聞網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