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戰爭的論辯(柯翰默)

出版時間:2013/02/20

針對歐巴馬總統無人機戰爭的爭論,其中涉及三個層面的問題,必須分開來討論清楚。
第一,歐巴馬總統從何得到殺害外國敵人的權力?我們進行刺殺有何正當理由?答案:首先是基於對付迫切威脅的自衛原則;其次是根據戰爭法則,消滅「基地」組織成員。
我們正與「基地」成員交戰,賓拉登1996年的聖戰宣告啟動了對美國的戰爭。我們則在911攻擊事件後的三天,取得國會授權動用武力,攻擊基地組織及其黨羽。因此,針對基地組織不需有立即危險才能攻擊。該組織成員不分晝夜,都是我們的正當攻擊對象。這不稀奇,二次世界大戰時,我們毫不猶豫轟炸日本與德國的軍營。
不幸的,歐巴馬掌權下的司法部,卻無法清楚說明無人機攻擊的正當理由。他們暗示出動無人機唯一的合法依據是面臨迫切的威脅;而既然基地組織無時無刻都在計劃恐怖攻擊,所以睡夢中的基地領袖也是合法的攻擊目標。
真是徹底的胡說八道,根本沒必要把兩個層面的問題混在一起,這讓人覺得政府是在編造符合總統所需的殺戮名單。

一旦武裝就成敵人

我們之所以能合法狙殺正在睡覺的基地組織頭子瓦拉基,不是因為面臨迫切的威脅,而是因為他隸屬於一個向我們宣戰的組織,是已獲國會授權,可依照《戰爭法》對付的敵對武裝份子。
第二個問題在於,瓦拉基不是一般的敵人,他也是美國公民。美國總統有何權力用無人機擊殺一名美國公民?該有什麼合法程序?答案:一旦你武裝起來對抗美國,你就成為敵人,從而失去公民享有的《憲法》保障權利,包括原本應有的法律程序。你這時只受《戰爭法》的保護,與其他外國敵人一樣。
林肯一直拒絕把南方成立的邦聯視為外國。他認為在安提塔姆戰役對抗的南軍士兵仍是美國公民,但正在叛亂,因此無須法律手續可就地射殺。同樣的,美軍襲擊諾曼地的德軍碉堡時,開槍前不會先問敵人是否為德裔美國公民,他們不會因此享有比德國軍人更好的待遇。
第三,誰有權決定獵殺哪些目標?戰爭時期最終的決定權都在三軍統帥手上,以及他透過合法程序授權的將領。
坐在白宮橢圓辦公室的歐巴馬,獨自決定要獵殺哪些人,這看來很讓人不安。但這和詹森總統在白宮決定要轟炸北越哪些目標,有何不同?
而且,我們在二次大戰轟炸過許多城市,是誰選的?是三軍最高統帥授權的指揮官。不須司法審查,沒有立法機關監督,沒有秘密法庭,也沒有高於總統的權威。
好,你會說今日的戰爭已全然不同。沒有前線,也沒有確切的終戰時間。那又如何?是聖戰份子決定把全世界都變成戰場,無時無刻發動戰爭。除非他們放棄,我們除了繼續交戰還有什麼辦法?
最後,對於認為反恐戰爭不是「戰爭」,而是「執法」的人,我只有兩點要說:一、我認為他們會發現自己的論點站不住腳。二、他們可能住在另一個星球。

<美國與世界>作者為美國《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

下載「台灣蘋果日報APP



有話要說 投稿「即時論壇」
更多

《要聞》

新聞